关灯
护眼
    riss总控中心内,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紧张的盯着显示屏,屏幕里清理组的人正在指挥人手将银行废墟上的一块块金属板给搬开,有几个人手中拿着一个探测器一样的东西正在废墟上不停走动着寻找,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但是探测器迟迟都没有结果,总控中心内所有人jing神都高度集中,仔细盯着屏幕,似乎是怕拍摄者漏掉了什么东西似得。吞噬小说

    “长官,探测器没有反应,我们已经将整片废墟都搜索过了。”摄像的工作人员向总控中心汇报到。

    “再仔细找找,可能是金属板阻隔了那件东西的信号。”林涛虽然很清楚东西绝对不在了,但是他心中还是抱着一种侥幸的心里,想着可能只是外界原因屏蔽了信号而已,而那件东西还在那里。

    不过事实就是事实,已经发生的事情是不可能再改变了的,再怎么做无谓的祈祷都没用,刚才调查组的人在问了逃出来的jing察后得知爆炸发生后有一个人影出现在过保险库范围内,而且他手中还提着箱子,虽然说只有一个jing察目击了,也许是幻觉也说不定,不过现在清理组的清查结果已经证实了那一jing察的说法,由不得林涛信不信了。

    这时,一个老者从入口处走了进来说道:“林涛,叫清理组的人收队吧,调查组的留下来继续问现场的目击证人。”

    这位老人正是riss的处长,也是国家研究院的副院长——汪彬,他本来是正在海南度假的,但是院长一通电话就将他给叫了回来,说是有劫匪正在抢劫收藏那件“东西”的银行,搞得他只好火急火燎的坐飞机赶了回来,谁知他一下飞机就被告知银行被炸塌了,那件东西也下落不明,再加上β小队的全员阵亡,一切似乎都乱了套,让他这个在riss部门工作了将近三十年的老特工顿时有了种无力的感觉,现如今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将那东西给找回来,而不是在原地打转期盼着人家把它给漏了。

    “也许它还在某块金属板下压着……”林涛小声的嘀咕道。

    “林涛!”汪彬打断道,“事到如今你还想怎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竟然让β小队放弃了预定目标!我才刚走几天?你就这么自作主张坏了大事了?你难道不知道那个东西如果启动可以整整灭掉一个城吗?”

    林涛被他这连珠炮似的一段话说的哑口无言,几个星期之前从他刚到任开始,就一直被人给提醒——要以任务优先,将个人情感和个人利益给抛之脑后,千万不能让他们打扰了你的判断;他不是不想遵守,可是当林嵩出现在了屏幕上时,他还是忍不住下了命令,那可是他的儿子啊,或许两人关系并不好,但是他可不像林欣然,在心底里他还是很关心林嵩的。

    “从现在起,我剥夺你的单独指挥权,由我全权代理,知道我觉得你能胜任了再还给你,有意见吗?”汪彬沉声道。

    “没有,长官。”林涛低着头回答道。

    “那事情就暂时先这么着吧,叫调查组将所有目击者调查完毕后回来向我汇报,我要亲自这件事,任务等级从b级上升为a级,听懂了吗?”汪彬朝所有工作人员下令道。

    “是!长官!”

    得到答复后汪彬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总控中心,他现在得去和院长汇报情况,这么大的事要是瞒着院长自己绝对没好果子吃,那件东西之所以会被放到银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汪彬的原因,几个月前他们刚得到那件东西的时候,因为研究院的保险库已经满了,汪彬便将其安放在了号称拥有“世界第一安保系统”的银行内,谁知道到头来还是被人给抢走了。

    与此同时,林嵩的家中,已经解除了装甲的诺娃正一脸焦急的在客厅中等待着,几分钟前有几个黑衣人敲开了他们家的大门,将林嵩给扯到他的卧室中问话,本来诺娃是想替他拒绝的,但是林嵩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多说,他知道这些黑衣人可能是与之前的几个特战队员是一伙的,不管怎么说那些特战队员勉强还是算救了自己命的恩人,他总不能恩将仇报啊,不然在诺娃突进来之前他就被杀了。

    当时林嵩撤到街区外围看到全身装甲的诺娃时,差点没惊讶得晕过去,没想到林欣然制作的这个超级机器人还有这样的一面,当他问清事情的全部过程后,更是直接就给愣住了,诺娃竟然可以加速到三十倍音速,这是他完全未曾想到的,林嵩至今未搞清诺娃的那个奇怪的动力炉中所包含的元素到底是什么,那种元素似乎是在不停的分裂,疯狂的释放着能量,但与核原料不同的是它并没有任何的辐shè,而且像是源源不断似的,这次竟然还能支撑起三十倍音速加速所需要的大量能耗,林嵩可以说是彻底对诺娃刮目相看了,林欣然所出品的东西,绝对没有任何“花瓶”类的东西可言,都是绝对的神作。

    眼看着天已经渐渐黑透了,那些黑衣人才从林嵩的房间中走了出来,从他们失望的表情上不难看出林嵩并没有提供给他们什么有用的线索,仔细想来林嵩也只是个人质罢了,根本不可能知道那件东西的事情,更何况他在爆炸发生前就已经撤到了街区外围,调查组的人本来也是不想来问他话的,但汪彬一再命令必须将所有在场的人全部调查遍,他们也只好照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