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听到大戒和尚的一番话语,战景逸微微一怔,他预想过大戒和尚接下来的种种举动,包括愤然出手,最大的可能,便是冷言嘲讽几句后,甩袖离开。

    从未想过,大戒和尚居然会如此这般地称赞自己,这还是捧杀之计啊!

    “这个和尚,还真是笑里藏刀……不知道,接下来他会怎么做!”

    对于大戒和尚的话语,战景逸什么也没说,但心中已经进行高度戒备,对于大戒接下来的行动做好时刻的准备。

    但大戒和尚却没有进一步的打算,反而转过身朝着殷常平拱手道:“真人的三千道藏,不愧是道宗的经典,贫僧今天领教了,真是佩服至极。”

    “还是大师实力冠绝,十世轮回当真是天下一绝。”

    “如此说法,贫僧惭愧才是。”

    很快,仿佛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荡然无存,此刻的两人彼此互相恭迎客套,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者之间的火药味,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

    一番话下来,明夸暗损,听得众人浑身都不自在,好在这时候,作为这次灯会的主人,三公子终于开了金口。

    “两位大师都是当世之宗,今天小王能给有机会一见风采,已经是三生有幸,何必继续客套下去呢。”

    要知道,三公子虽然是女子,但没有人敢把她当作女子去看待,此刻,就连三公子说话间,语气都带着三分杀伐果断的口吻。

    看到三公子已经开口,即便是殷常平和大戒和尚,哪怕现在心中如何恼火,也立即开颜大笑,一堂和气地坐回位置上去。

    战景逸见状,嘿嘿一笑,干脆自己拉着武笠,大大咧咧的来到殿外,找了一个最显眼的位置坐了上去,其他人看到他之前的表现,反而没人敢再说什么。

    坐好的战景逸,对于王一的挤眉弄眼,不予理会,拿过一杯酒水,放在嘴边小酌起来,看模样,仿佛丝毫不在乎自己一身是血的样子。

    要说战景逸此刻展现的洒脱豪迈个性,再加上方才大戒和尚的认可,在场众人看向战景逸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

    “老大,您真的没事吧。”

    武笠看着战景逸身上的伤口,心里为战景逸捏了把汗,一些伤口深可见骨,即便战景逸体质惊人,可那四把玉剑到现在还未取出来呢。

    武笠说着话,就想帮战景逸先把伤口处理下,不过,却被战景逸狠狠瞪上一眼,只听战景逸低声骂道:“蠢才,插在我身上的东西,还能拔下来么?”

    武笠:“???”

    愣了半天后,武笠才突然明白战景逸的意思,当即脑袋和小鸡吃米一样,连连点头的说道:“对对对,不能拔,我看了,你这个伤,一拔出来,马上就要血崩,还是插着比较好。”

    当然要插着,插在自己身上的东西,那就是自己的,道宗这些道士,就算想要讨回来,难道还要从他身上硬拔么?

    只怕是他们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脸吧,毕竟这场生死之间的博弈交锋,自己可算是帮他们一个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