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见『栀子』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宁秋水的脑中先是一白,随后他便想起了之前和林益平的谈话。(731章)

    …

    “顾少梅的『治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几个月前吧……”

    …

    宁秋水当时问的比较详细,还觉得时间赶巧,恰好就在他进入诡舍前不久。

    这回,时间是真对上了。

    他来到了资料的下面认真看了看,上面几乎没有透露任何信息,不过一路走来,宁秋水猜到了一些。

    哒——

    哒——

    哒——

    不徐不急的脚步声从宁秋水身后传来,他回头一看,竟是顾少梅……或者说栀子。

    另一个栀子。

    她穿着学生装,提着自己的小背包,站在房间的落地窗面前,静静眺望着外面的无边旷野。

    宁秋水盯着栀子的背影一会儿,才转过了身,慢慢地走到了她的身边。

    面前的落地窗的反射之中,只有他自己,没有栀子。

    “你想起来了?”

    宁秋水道。

    栀子点点头。

    “嗯!”

    “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栀子偏头看着宁秋水,侧移了半步,更靠近他了一些。

    “从你第一次说『兽医』的时候吧,我那个时候就想到了『医生、医院』之类的……”

    “后来,在酒店里你和老林谈话的时候……我其实没睡着。”

    “我都听在耳里呢。”

    看着宁秋水诧异的眼神,栀子笑了起来:

    “我是不是装得很像?”

    “知道吗,我一直都很会装,几乎……骗了所有人。”

    宁秋水沉默了一下,也笑了笑,在兜里摸了根烟。

    总算能抽了。

    “哎,你身上……有潇潇的味道哦。”

    栀子凑到了宁秋水的肩膀处,闻了闻,语气带着俏皮。

    宁秋水吐出了一口白烟,目光穿过了透明窗户落在无垠处,有些出神。

    “这条路根本没有终点,对吗?”

    栀子也看向了宁秋水看向的地方,语气却一点儿也感受不到痛苦和沉重:

    “是的……它会这样一直一直循环下去。”

    “你看,那几个家伙,不是又回到起点了么?”

    随着栀子开口,宁秋水忽然看见,之前利用他们做诱饵逃出『医院』的那几名诡客,竟然回到了起点。

    他们看见了堵车的地方。

    天上,又开始下起了密密麻麻的人头雨。

    车中的那几名诡客此刻惊惶不已,饶是他们已经经历过各种大风大浪,然而当他们发现自己拼尽全力,最终却是回到起点的时候,还是崩溃了。

    他们慌乱地逃入了其他的轿车里,开始继续狼狈前行,然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又有两人被人头咬住,在凄厉的惨叫声里被撕扯成为了碎片,而其他的几名诡客压根儿就没有管他们,手忙脚乱地驱车逃向了远方……

    见到了这一幕,宁秋水自嘲地笑了笑:

    “所以,压根儿就没有什么『三海镇』。”

    栀子讶异地看着他。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三海镇……只不过是他们用来欺骗我的谎言。”

    “非要说的话,『三海镇』就是这条公路的终点,也是起点。”

    “它代表着一个轮回的结束和……另一个轮回的开始。”

    宁秋水好奇道:

    “为什么他们那么执着于要将你送到『三海镇』?”

    栀子盘腿坐在了地面上,从自己空无一物的包里面摸出了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啃了一口。

    “每当一个『轮回』结束,我的潜意识就会陷入更深层次的『沉睡』。”

    “再过三五个『轮回』,我的潜意识就会彻底失去『反抗』。”

    “到那个时候,他们就可以尽情地提取我的记忆了。”

    “你认识潇潇,又出现在了这里,是不是也是她那个诡舍的人?”

    宁秋水点头。

    “嗯,我来的晚,但听过一些关于你的事。”

    栀子有些出神,撑着自己的下巴,望着窗外远处。

    “那真是……一段值得怀念的时光。”

    “有最值得信赖的朋友,还有……”

    她抿了抿嘴,没说完,又咬了一口苹果。

    宁秋水问道:

    “他们这么对你,就是为了从你的脑子里面提取『记忆』?”

    栀子『嗯哼』了一声。

    “对呀。”

    “你的记忆里,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吗?”

    “我告诉你多没意思,你猜猜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