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白洁晚上辗转反侧,又是兴奋又是忐忑,但再没有害怕和恐惧。

    只要母亲不讨厌她,她可以忽略那些陌生的眼神。

    但是,她还是讨厌自己的人形会像那个人...

    如果,化形后长得能像母亲就更好了。

    抱着如此美好的期待,小白渐渐入睡。

    但在这夜,白宥善听着白洁的绵长呼吸声,却彻底睡不着了。

    明日他和阿姐化形后,就不能再住在一起了。

    自从巨型幼崽们渐渐长大后,因为体型过大都被分出了幼崽院。

    部落特意给他们划出一块区域,建立了一个个独立的特殊草棚,又高又宽敞,正适合巨型幼崽居住。

    阿姐回来没有选其他的草棚,就和他住在一起,他也十分开心。

    但等到化形之后,他们就会搬到别墅区和母亲父亲们同住,到那时雌雄有别,他就会和阿姐分开住了。

    从和阿姐相聚到现在,也才半年多的时间,对他来说时间太短了。

    阿姐却十分适应,都不乐意应付自己几句。

    白宥善哀怨的看了眼白洁,兔耳微弹。

    他猛然转头看向外面,就见一个鹰头正伸着脖子看他,见他看过来,还俏皮的眨眨眼。

    “嘿嘿嘿...”

    白宥善飞快的瞥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白洁,又瞪了季大鹏一眼,轻手轻脚的站起来。

    他走出草棚,小声道:“我们走远些。”

    一兔一鹰,一个在地上,一个飞在低空中。

    等离开草棚区,白宥善心中被打扰的不满也没了,只懒洋洋的问:“你这么晚来做什么?”

    “这不是担心你嘛。”季大鹏又是嘿嘿一笑,“我一看你没睡,就晓得你紧张的睡不着。反正我也睡不着,就出来聊一聊呗。”

    他也快化形了,想着明天好兄弟小花即将化形,也不由紧张起来,睡不着就来看看小花是不是也一样。

    白宥善面无表情道:“我不紧张。”

    季大鹏摇头晃脑,“哎呀,小花你每次都逞强。我就不信你不怕长得丑!”

    “喊我阿善。”

    “哦。阿善你一点也不紧张吗?我今天听到有人说,万一你和那个坏蛇长一个样可怎么办?到时候爹爹们肯定看你不顺眼。”

    季大鹏说着梳理了下翅膀,想着自己以后化形,说不定会和死去的亲爹一样。

    他有些不自在道:“我阿爷总说我和我父亲一模一样,我估计你也是。”

    白宥善心里咯噔一下,终于明白阿姐在紧张什么了。

    根本就不是漂不漂亮!而是怕长得和那人相像!

    “不会!!!”白宥善恼怒的咬牙道:“我阿姐肯定是大陆第一美,才不会跟那条坏蛇长一样!”

    季大鹏只觉莫名其妙,“什么啊。我在说你呢...”他说着反应过来,顿时急了:“你说什么呢!我瑶妹才是大陆第一美!”

    “我阿姐最美!”

    “瑶妹最美”

    “阿姐最美”

    “...”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争执起来,原本兄友弟恭的气氛瞬间破裂。越争越气,冷哼一声同时转身,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开。

    也幸亏此时是深夜,否则他们又会像平时一样打起来。

    但神奇的是,不管他们平时打的有多凶,没过多久就又会恢复正常。

    ...

    翌日一早。

    熬了大夜无精打采的白宥善,看着神清气爽白洁,不由觉得自己白担心了。

    但同时,他也松了一口气。

    只要阿姐没事就好。

    “小花,你怎么了?像是一晚没睡。”小白惊讶道:“你该不会是紧张吧?”

    白宥善愣了愣,“是...是有点...”

    “哎呀。别紧张呀!”小白用尾巴卷住巨兔的前腿,“阿姐和你说,雄性最重要的是兽形,你兽形如此高大威猛,一蹦几米高,压过去一屁股就能坐死大片野兽...”

    “...”白宥善只能沉默的听着自家阿姐一片‘好心’的‘安慰’。

    直到有人来喊他们前往别墅。

    小白停下了‘安慰’,诧异的问:“去别墅?我们不是要去广场吗?”

    幼崽化形通常都是在自家亲友的见证下化形。

    但他们身为女王的子嗣则不一样,需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化形,并展示自己的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