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白七兄弟,你这话就见外了,忘了当初咱俩可是结过善缘的。”

    过江沈笑着朝我伸出了手。

    我发自内心的握住,“沈爷,大恩不言谢!”

    “兄弟,怎么说?跟我走着?咱去宜城大饭店洗洗尘,去去晦气怎么样?”

    过江沈邀请道。

    我点了点头,“一切听沈爷安排。”

    “好,那咱们走着。”

    一辆辆黑色的奔驰疾驰而过。

    好家伙。

    整整要坐下百来号人。

    光是车队就形成了钢铁洪流。

    我正要钻进后车厢。

    突兀的一道寒光直射我面门而来。

    “嗖!”

    我清楚的看到了匕首的刀刃。

    距离我的眼睛咫尺之间。

    “啪!”

    一颗金色的骰子如奔雷般席卷。

    撞击到匕首的表面。

    让万无一失的凶险一击偏离了轨道。

    “啪嗒!”

    匕首落在地上迸发出金属脆响。

    我的汗毛炸裂。

    浑身冒出了虚汗。

    就差那么一丁点,我就中招了。

    老千失去了眼睛,等于丧失了半条命。

    我刚才弯腰进车门。

    是精神最为放松警惕的时候。

    谁扔的匕首?

    “好啊!是你小子!”

    铁塔一把拎起吴俊的后脖子。

    像是提留着一只小鸡。

    吴俊的手腕还在“滋滋!”冒着鲜血。

    他脸色惨白。

    嘴角挂着一丝阴狠。

    “草!白七爷你没事吧?”

    铁塔关切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没事。”

    “吴俊,你他妈的找死,老子废了你!”

    铁塔一脚踹在了吴俊的肚皮上。

    我看力道相当大。

    可吴俊愣是咬牙不出声。

    “你还挺能抗!”

    铁塔劈头盖脸的就是拳打脚踢。

    打了得有十分钟左右。

    我瞄着酒店大门扫了一眼。

    吴家竟然到现在还没人出来。

    难道已经放弃吴俊了吗?

    可他是吴友仁的亲侄子。

    按理说不可能啊!

    “白七兄弟,这玩意什么人?”

    过江沈饶有兴致的问道。

    我回答,“吴友仁的侄子。”

    “哦?倒是条汉子,打了这么半天一句也没叫?不会是个哑巴吧?”

    过江沈点上一根烟。

    我摇头,“沈爷,他可不是哑巴,刚才叫的可凶呢!”

    “有这种事情?”

    过江沈问道。

    吴俊突然一口血沫朝我喷了过来,“白七,老子没弄死你,算你运气好,但是你不会一直这么好运的。”

    幸亏我躲的及时。

    不然血沫子得喷我一身。

    过江沈就没那么好运了。

    他被劈头盖脸的喷了一滩。

    用手在脸上一抹。

    血糊的像个花脸猫。

    “姐夫,嘿嘿!你咋这样了?”

    唐辉笑的不亦乐乎。

    过江沈掏出手机,翻转摄像头。

    只看了一眼,他就猛的把手机砸到了吴俊的头上,“草你妈的,找死!”

    吴俊受了几下重击。

    已然进气多,出气少。

    “笑你妈呢笑?赶紧把这玩意给我处理了,草,喷我一脸。”

    过江沈一巴掌拍在了唐辉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