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很难开这个口,从来没想过太监这个词,会落到老猪头上,毕竟曾经的自己,那么拼命,万字,万五,两万的爆,为了稿费,一腔热血的冲,只巴望着这本写完,积累人气,下本冲上更高层次。

    即便被屏蔽了,老猪也依旧热血,豪情壮志的说,没有读者也要写给自己看,那时,倒未必是图稿费,也未必是煽情,老猪知道,那时的自己,是不甘心,是真的想把理想中的社会写完。

    只是,时到今日,老猪当初的热血,如今却是一个大耳光,自己抽到自己脸了,还抽得噼里啪啦的响——读者还在,老猪却写不下去了。热血过了,冷静了,剩下的就是反思与彷徨,犹豫与不决。

    是守着诺言,肿脸充胖子,证明自己孤独的坚持,把这书写下去呢,还是向现实低头,厚着脸皮,把书匆匆结尾?

    老猪,选择了后者。

    老猪是个脸皮薄的人,从小都是,或者说,其实是个自尊心过剩的人,害怕别人的不满,害怕别人的瞧不起,也害怕别人的讽刺。所以,老猪是打算弄点擦边,或者影射一下,再让编辑给封了,来一个作死遁,这样,大家不会怪到我,我也能心安理得了。

    我若这般坚持,编辑会理解。

    只是思来想去,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

    所以,老猪坐在了电脑前,带着解脱的轻松,也带着可笑的惺惺作态的伤感,还有我那可怜的自尊心作祟的内疚,写一封抱歉信。

    老猪这头猪,终究没能上到树上,我向现实低了头,重新回到地面,安安分分的,当起了一头普通的猪......以后,不会再思考社会怎么了,不会再把自己当刘羽意.yín改造社会,不会再关注各种社会现状,只会按照生活的轨迹,做一头平凡的猪。

    对不起了,大家,若有想骂的,尽管在书评骂吧,也许听了你们的骂声,0.

    账号了,若大家有想骂的,在书评区留言吧,这几天,老猪会经常上去看看,看到以往熟悉的,经常投票、打赏的ID,会冒个泡打个招呼,然后......再也没有老猪这个人了,大家会忘了这个ID,总有一天,连我自己也无法再想起,曾经我是一头励志上树的猪......

    抱歉了,大伙们,《武医官道》就这样,结束吧,带着遗憾,带着老猪曾经的一番热血,就这样结束吧。

    我把书后面的思路发出来,谈不上大纲,《武医》从来没有过大纲,甚至细纲都没有,只能说是老猪写下去的大致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