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刘羽脸一苦,早知道会有麻烦的。

    一起去的还有杨康,本来没他杨康的资格,周明这个支队长都是勉强有资格上桌——刑事案件,交警参合什么?杨康一个副支队真心不算什么,支队里还有俩副支队呢,可张国栋罩着他,亲自点名让杨康也跟着去。

    会议开始了,副市长、公安局长范东亮和常务副局长方心红分别就此次会议简短发言,然后针对此次事件作讨论。

    前半场还一切正常,无非是破获此案的意义等,到了中场的时候,大家提到了此次破案的过程,其实就是讨论表彰,主要功劳自然归属三个派出所了。

    但这里奇葩就奇葩在,居然有一个交警冒头!而这个案件从发现到擒获犯罪嫌疑人,都是这个交警一人所为!这让在场领导有点傻眼,以前不是没发生过类似的事,但顶多是从旁协助,而下面递上来的报告,却是破案者。

    这该怎么表彰?或者说,该不该表彰?一旦表彰,这就有默认越权执法的味道了,难免会给人错误的信号,对基层工作带来影响;不表彰吧,这功劳在这里摆着,你想装作看不见都不行。

    不仅几个副政委、副局长,范东亮和方心红都觉得吃了个苍蝇似的,你说你是治安警也好啊,刑警和治安警职责有模糊重叠的地方,可你一个交警跑到酒店去查案子,这还真没法说。

    刘羽茫然的望着一桌子领导,丝毫不知道自己恶心到一群领导了。

    “咳咳,关于这次交警出现在酒店的事情,我有话说。”杨康举起了手,有点紧张,这可是市局领导啊,大家都看着呢。

    范东亮就是想听听下面的人怎么说,点了点下巴发话:“好,你说。”

    杨康目不斜视:“本次案件中,我交警第三大队三中队队长刘羽,虽然破案有功,但我个人觉得,功不抵过!”

    此话一出,倒也没谁做出奇的举动,每个人神色都很淡定,这就是市局领导,这份涵养真心不是下面的干部能比的,大家静静听着。

    刘羽眼睛微眯,看了杨康一眼,尼玛,你这货还真是处处给我小鞋穿!你给老子等着,别给我瞅到机会,整不死你!

    杨康接着道:“刘羽同志个人的莽撞举动,影响恶劣,在没有任何援助和防范措施的情况下,单独出击,致使毒贩开枪射击,造成群众恐慌。”

    周明扫了杨康一眼,不屑撇撇嘴,举起了手。

    范东亮点了点头,周明说道:“那敢问杨康同志,你能确保刑警来之后,毒贩就不会开枪?你又能确保,对方只能开了一枪,而不是更多?”

    杨康对自己这位上司真心不怕,辩解道:“我不能保证,但我知道,刑警来后,一定会妥善驱散群众,避免造成伤害。”

    周明嘴角一抽,他对案子两眼一抹黑,还是今早才知道的,没办法,张国栋把案子捂着,昨天才报上来。

    “刘羽同志来了没?”范东亮没有发表意见。

    “局长。”刘羽举起手。

    “你有什么说的吗?”范东亮发话。

    刘羽站起身:“我觉得某些领导不顾客观事实,全凭主观臆断,不了解案情经过就妄下结论,对他的说法,我不服。”

    “嗯,说。”范东亮点了点下巴。

    “首先,我事先并不知道三位犯罪嫌疑人是在进行贩毒,他们其中一位意外发现我在外,露出慌张之色,请问杨队长,当时的情况,别说我只是起疑,觉得他们有问题而已,就算我真知道他们是在贩毒,在他们发现有警察的情况下,我是否来得及呼叫外援?”

    杨康还真没了解过案情的详细经过,只瞅准了刘羽越权,这么一说倒叫杨康有点坐不住了,看了张国栋一眼,发现对方没有看他,举手道:“那你也不应该闯进去,造成毒贩开枪。”

    “杨副支队的意思是,我应该等在外面,任由他们藏好或者销毁赃物?”

    杨康绷着面皮道:“刘羽同志,请不要断章取义,我是说,你应该采取正确方式,及时通知刑警,而不是自告奋勇,造成群众恐慌。”

    “杨副支队,照你的意思,我报了警,在外面喝杯茶慢慢等,然后毒贩老老实实在房间里等着刑警来人赃俱获?”刘羽话里带着一丝讥讽。

    虽然大家都没笑,可好几人眼角都有了笑意,不错,这杨康的确有主观臆断的嫌疑,当时的情况真容不得你去报警,然后在外傻等。

    杨康额头青筋跳了跳,换个场合,他要骂人了,他小心看了张国栋一眼,发现他眼珠往上翻了翻,便清了清嗓子:“不管怎么说,刘羽同志造成不好影响是既成事实,在此过程中,刘羽同志还存在越权执法的行为,为什么你会出现在酒店案发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