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赵德听得微微皱眉,以沉缓而有力的语气道:“既然这份检讨有失公允,陈队长,你下去好好处理一下,告诉我结果,别让同志有怨气。”

    这分明是在包庇张立和陈良啊!刘羽想当然的以为!

    张立眼中露出冷笑的光芒,回去处理你,敢跟我叫板,真不知道天高地厚,看我怎么整死你!

    陈良嘴角勾了一抹讥笑,好整以暇的望着不知所措的刘羽!

    刘羽眼中有一抹不甘心,沉声道:“赵队长,陈良和张立故意针对我,威胁我如果不检讨就把我送进拘留室!”

    赵德淡淡看了刘羽一眼,刘羽从他眼中看到了一抹不屑!赵德慢吞吞看向陈良:“陈队长,你是这样对待新同志的?”

    陈良一副大义凛然站起来,敬礼神圣而庄严道:“我以党性起誓,绝对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对待同志,向来是认真开导,绝对不会威胁!”

    赵德盯着桌子上的纸,淡淡道:“听到了吗,刘羽同志,下去吧,好好沟通,同志们之间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刘羽看了眼会场,所有人都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事实上就算察觉又能怎么样?坐在主席台上的,可是大队长,在场所有人的领导!刘羽第一次觉得世界原来这么黑暗,第一次觉得一张虚伪的嘴脸竟然可以这样大义凛然,第一次觉得大家都批了一层外皮。

    “下去!”赵德见刘羽没动静,声音略微一愣,喝道。

    不得不说,当官的威严真的挺吓人的,刘羽下意识就要往下走。

    “呵呵,在开会呢,还好赶上了。”忽然,会议室前门被打开了,这个时候敢说这样话的,通常都是大人物。

    赵德心头先是一阵恼火,谁敢在他的地盘上托大!但是一看到门口站着的温和的中年人,神色狂变,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敬礼道:“周队!”

    下方的警察干部们也各个神色大变,立刻站起来行礼。

    “同志们幸苦了,都坐吧,我随便来听听。”这个姓周的队长,四十出头,身材笔挺,带着一副眼镜,走路稳健,谈话间也带着淡笑,给人异常稳重的感觉。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交警的上面就是交警支队了,他要么是支队队长,要么就是副队长。

    大家心情起伏不定,这位大领导说随便听听,你要是当真,那你就完蛋了!没有哪个领导会无缘无故,不打招呼的跑过来参加属下的会议——当然,若是特别重视这个下属,没事就跑来挺人家,那也不是不可能。

    周队长坐在下面,看了眼神色忐忑的大家,淡笑道:“畅所欲言嘛,该干什么干什么。”

    赵德是周队长的人不假,却不至于这般推心置腹,他比谁都一头雾水,完全把握不住周队长的意图了,胆战心惊的清了清嗓子,看了眼主席台上的刘羽,心头恼火,新警员就是没眼力劲,领导来了还杵在这里干什么?

    “刘羽,你下去吧,我们继续开会。”赵德表现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刘羽摸不着头脑,正准备走呢,周队长忽然开口道:“你叫刘羽?刚才报告了什么内容,再说一遍听听。”

    大家没觉得什么,或许是周队想从刚才的会议内容接着听呢?只不过大家神色都有点古怪,他们心知肚明刚才发生了什么,这是有人逼着刘羽检讨啊,要是再说一遍,周支队该怎么想?会不会如赵德顾全大局,把刘羽的话头压下去?

    脸色最难看的自然是张立和陈良了,陈良再也坐不住了,举手发言道:“刘羽是我大队的同志,因为犯错,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检讨,现在已经检讨完毕,不能影响会议的正常进行。”陈良说这话,一边冲刘羽使眼色,死死瞪着他,威胁他最好老实,不然要他好看!

    周明淡淡扫了陈良一眼,暗暗摇头,真就不明白,你怎么爬上干部这岗位的,半点官场意识没有!我往这坐了,发了话你还公然唱我的反调?

    赵德心惊肉跳,心说,陈良啊,你不缺脑子的人,怎么关键时候犯糊涂?这个时候是你能插嘴的么?

    周队长看了看陈良,又看了看赵德,淡笑道:“没关系,能听取同志们在工作中犯的错,也有助于了解同志在平时工作中的状态,可以吸取教训,避免不犯类似的错误嘛。”

    刘羽心中大喜,看来这个周队长是一号大能,而且似乎挺公正的!

    张立,陈良,到现在还敢威胁我?我就说了,怎么着?我就不信有领导关注,你还敢把我送进小黑屋!

    张立、陈良脸色立刻变得比死人还难看,尤其是陈良!他不明白为什么周队长非要听取这个刘羽的检讨,在下面的中层干部看来,是周明想切入这个会议,可多年的经验告诉陈良,这里面有文章。

    两人心惊肉跳,半是期待,半是威胁的盯着刘羽。

    刘羽缺情商却不缺智商,不偏不倚将早上到刚才赵德的事情,一五一十,不带任何个人色彩的说了一遍——一旦带了个人色彩,那就失去意义了。

    “这就是我站在这里的原因。”刘羽最后说道,心里大定,既然当众说出来,又有周队长在场,谁再明着对付他,就是找死。

    周队长听完,目光落在桌子上,嘴角弥漫着淡淡的笑容。

    张立、陈良却脸色一片苍白,如坐针垫。

    周队长沉默了好一会,才缓缓开口:“一个见义勇为,一个满腔热血的好同志,现在,却被逼着辞职不干,被逼着站在主席台检讨!作为领导,威胁下属,赵德,你就是这么带队么?”赵德却是不找陈良,直接找赵德。

    会议室一片死寂,这个时候,没谁敢喘大气,是个人就能听出这里面的愤怒。

    周队长恼怒,却未必真的恼怒,不说执法机关,一般的机关都少不了拿捏人的事儿,管得来么?再说,也轮不到他堂堂一个支队长来发怒。他怒的是,你们拿捏谁不好,偏偏拿捏他刘羽!刘羽可是上面指名道姓要照顾的人!若是这事被上面知道,他怕是也要跟着吃一次排头!

    赵德脸色比纸还苍白!他心里算是把陈良给恨透了,王八蛋啊,尽给我捅娄子!你算是把我连累了!

    “周队,我……”赵德冷汗如雨,想辩解。

    “行了,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办?我现在就要听结果!”周队长厉声道。

    赵德坐蜡了,看了看惶恐的张立和陈良,他知道,自己不来点狠的,怕是要栽了!于是咬了咬牙,反正是你们连累我的,死道友不死贫道!

    “第三中队队长陈良、张立,利用职务职权,以威胁等手段,逼迫下属检讨,影响集体团结和稳定,性质恶劣,我建议作出免职处理。”

    陈良面如死灰,双眼瞬间失去焦距,张立更是惊得张大了嘴,心里的悔意无以言表,他悔呀,自己为什么要找刘羽的麻烦!人家都他妈要滚蛋了,老子还多此一举,检什么讨?结果好了,自己栽了,连累大舅子也栽了!

    赵德小心的看了眼周队长,发现他还是淡淡的看着自己,心里一个哆嗦,这是对处理结果不满啊!你太狠了!这是要把人往死里撸啊!

    赵德清了清嗓子:“另外,据同志们反应,张立在任职期间,多次私自向过路车辆收受费用,涉嫌敲诈勒索,陈良作为中队长,隐瞒犯罪事实,我建议,立案调查。”

    周队长方始淡淡点了点头:“嗯。”

    陈良心脏都吓出来了,立案调查,那多半是要追究刑事责任!这不意味着他要坐牢?可怜陈良好不容易混到了股级干部,这一坐牢,那么一切全完了!

    张立更是两眼一黑,直接晕过去了。

    赵德大松一口气,看样子,周队长暂时没有找他麻烦的意思!

    “那……我们继续,这次提任干部……”赵德小心的看了周队长一眼。

    周队长淡淡一笑:“刘羽同志见义勇为,刚正不阿,是我们交警的楷模,交警同志都应该向他学习!这样吧,第三中队缺了一个队长,就由他暂代吧,副队长也由刘羽队长提名,结果提交我审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