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早说嘛,一个副队就以正队自居,改天我问问周队,他是不是要走了,不然下面的人怎么敢说自己是正队。”刘羽不依不饶的给他穿了个小鞋。

    杨康握着电话的手紧了一分,错开话题,冷道道:“现在,马上放人!”

    “放人?给我一个理由,把警员打残,重伤住院,还公然袭击国家干部,杨副队长,你给我一个理由!”刘羽声音也冷了。

    杨康语滞,他还真不知道有这茬,以为就是那群人赛车被抓了,哪想到不仅把警员打残住院,还公然袭击一个中队长,这性质就有点不一样了。但是杨康受人所托,务必把两位公子捞出来,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语气略微缓和一点:“刘队,年轻人嘛,气血方刚,做事冲动,我们应该多一分宽容。”

    “宽容?哼哼!”刘羽淡淡一笑“姓马的和姓李的可是当场说,要把我弄死,我这不仅有录像还有录音,他们那架势可不是宽容,打残一个小王可以说是气血方刚,我这国家干部去了,也扬言打死,这还是气血方刚?这是藐视法律!践踏公安机关的尊严!”

    杨康又气又怒,什么时候支队的副队长沦落到被下属的下属训斥的份了?

    “你的意思是不放人了?”杨康声音冷下来,他失去耐性了。

    “你要是敢说他们没罪,我立马放人!”刘羽硬邦邦的丢下一句话“对了,忘了告诉你,我手机开录音了,说话需谨慎喔。”

    杨康张开的嘴立刻闭上了,愤愤挂了电话,反手又拨了一个号码。

    “张局长,您交代的事没办好,那个中队长有周明罩着,态度很坚决,很不含糊。”杨康眼珠转了转,加了一句“很可能是周明的意思。”

    “嗯,知道了,这事你盯着,我另外操作。”

    杨康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姓周的,这次看你还敢不敢出头,搅动的大人物多了去,你不怕死就出头吧!”

    刘羽休息了一阵,处理了一下这些抓来的人,没驾照,驾驶非法改装车辆,这五个人直接拘留五天!马海涛和李刚霸也暂时先拘留,刘羽是以最快的手续办好的!因为他担心一件事。

    这不,手续才办完,大口派出所立刻打电话来了,来电的居然是所长曹子仁!

    “刘队,我是大口派出所所长曹子仁。”

    “是曹所,您好,这么晚是有什么事?”刘羽下意识就以为这是有人托人情来递话了。

    不过,曹子仁说的却是另一件事:“刘队,是这样,上头下了命令,要我们大口把你今晚抓的人移交过来,我是问问你的意思。”

    刘羽觉得这大口派出所的确算得上是兄弟关系,这件事还提前通知,不过刘羽也知道对方为难,说道:“曹所,你也不用为难,直接告诉上面,我这边拒不交人!拘留手续已经办好了,不可能再移交。”

    曹子仁松口气,有这句话那什么都好说,他隐约知道这个新上来的中队很不含糊,似乎有点背景,所以更存了结交的心思,虽然论级别他大了刘羽一级,可有靠山跟没靠山是两回事!

    刘羽挂了电话,不成想马上又来了一个电话!

    “喂,刘队你好,我是祁连派出所的老何,昨天跟您吃过饭。”这位就是祁连派出所的了。

    刘羽撇撇嘴,看来上面对这事还挺看重的,到处施压。

    “哦,是何所长,您这是有事儿?”

    何所长苦笑道:“还不是上头的命令,让我从您这边移交几个人,我这是奉命而来啊。”

    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大口跟祁连的不同了,大口打电话的是正所长,而且问的是刘羽的意思;但祁连,打电话的则是副所长,意思就是要人,不是问刘羽的态度。两相对比就能看出彼此的不同了,这亲疏远近还真是处处有说道。

    “何所啊,你来晚了,我这边已经办好拘留手续,你总不会要我把拘留的人送到你那边拘留吧,真这么干了,我中队脸面挂不住,下面的兄弟们不干,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刘羽打了个哈哈。

    话说到这份上,何所也知道,对方是不准备交人了,正想再吐点苦水,刘羽开口了:“何所,咱们兄弟单位是老交情,我也不会让你为难,有什么事都推到我这来吧。”

    得了这句话,何所没有压力了,满口答应。

    挂了电话,这才休息片刻,真像李乾坤说得那样,抓人容易,难的是怎么留住他们!

    忙活了大半夜,都已经晚上九点了,也不知道小雪吃晚饭没,刘羽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不成想,李乾坤脸色不好看的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