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方中的脾气算是被彻底磨没了,开始的羞辱到后来的习以为常,现在哪还敢有半点脾气?

    “不不,我就站着吧。”方中急忙摆手说道。

    刘羽暗自腹诽,你这货态度早好点,会受这罪?

    “说吧,打算怎么道歉?”刘羽自然是要从他身上割点肉下来的。

    方主任暗道苦也,我能给你什么好处?现在又不是全国姓电荒的时候,能给你的东西真太少了。

    给不了电只能给别的东西,左思右想,方主任发话道:“维修部一摊子的事,我还是能做一做主,采购方面我的话语权还过得去。”

    这就是卖好了,你有什么朋友或别的亲戚什么的像把输电设备卖进电业局,我可以给你做做主。像这种公共设施的配件,一般人想卖进去,那是千难万难,没有关系,你就在一边干瞪眼。

    “维修部能采购哪些东西?”刘羽若有所思的问道。

    方中见对方有意,心底一喜,赶紧的回答:“紧急备用的铜线、电线、电缆,检测输电设备的高压无线核相仪,大头就这几样。”

    刘羽试探的问了句:“水电机进不去?我记得牛康就是做水电机的吧?”

    方中登时脸庞一滞,讪讪的笑道:“这个我做不了主,这得我上司拍半个板子,还有半个板子在水务局那边,电业局和水务局都同意,这个水电机才进得来,毕竟水务局管着水库那一摊子,我们电业局绕不过他们。”

    刘羽有点不信:“你是哄我吧,两个局才能拍板子,能成事吗?”不怪刘羽不信,实在是这种两个局拍板子的事干起来很窝心。

    想一想,万一两个局推荐的商家不一样,听谁的?这不是哪边优惠,哪边质量好的问题,而是谁的面子要被抹一次,谁要低一头的问题。都是市局,凭啥就得听你的?

    官场的面子,那是相当重要,何况上升的局与局之间,这里面的较量和轻重,没把握住,真不容易谈成合同。

    方中不以为意的一笑:“这里面自然是有规矩嘛……我也不瞒刘队长,这肯定瞒不过您的慧眼不是?我们下面具体办事的人在接触商家的时候,会作出综合比较,谁的诚意足,我们就推谁,然后水务局那边一样,把接触到的商家推过来,两相对比一下。”

    “比如我电业局的这位诚意更足,但是他人脉有限,搭不上水务局的门路,我们就把商家介绍过去,给他铺桥搭路,顺便捞点诚意,这介绍也不能白介绍不是?这样两边下面办事的人就统一出商家,最后上面的领导再走走过场,和和气气的把商家给敲定,不伤面子,又利益最大化,何乐不为?”

    “嘿!”刘羽砸吧砸吧嘴,到处都是规矩啊,不进这一行,还真难琢磨这里面的说道。

    “万一是关系户呢?”刘羽又问了句。

    方中不屑的撇撇嘴:“能同时做通两家,那才叫关系户,只做得了一家,那真没人搭理。”

    也是,你要是能量够大,两家都敲定,只做通一家,你的能量也就那样。

    “这个水电机行情很看好么?我记得目前全国的小水电好像都在亏损吧。”刘羽问了句。

    方中对这些门清,张嘴就来:“那也看地方,像南方某些省份,经常发生干旱,你就是神仙来也照样亏损,咱们风山雨水充沛,只要200K以上的小水电,在咱们风山盈利那是妥妥的。”

    “发.改.委、水利部八部提出的‘水电全额上网同网同价’,把火电跟水电的电网壁垒打破了,水电也能用上大电网,价格也跟火电同步,省了多少资金的输入?只要能找到路子,审批下来建个水电站,耐住寂寞熬几年,那就是生钱的金鸡蛋,拿什么都换不来。”

    刘羽还真不知道风山的水电有这么发达,怪不得全国小水电都不景气的情况下,金总和牛康还往这里头钻。

    “这样啊……”刘羽是想帮秦雨一把,但转念一想,最后的钱还是落在姓金的口袋了,秦雨就落个提成,我的心思全给姓金的捞走了。

    “明白了。”刘羽点了点下巴,话题一转:“对,帮个忙吧。”

    方中大喜,这是刘羽原谅他了,屁股总算能坐稳了。

    “什么忙不忙的,刘队长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方中拍着胸脯保证。

    刘羽点了点头,淡淡的发话:“我路过宏图洗浴中心的时候,发现那里地下电线没埋好,有安全隐患,建议你派人检查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