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小雪还需要住院观察几天,在医院呆了一下午,陪着小雪聊了许久,刘羽心情才略略好点,不管怎么样,小雪醒了。虽然忘记他,但现在似乎还是很接受他,这样的结局并不算太坏。

    晚上刘羽接到了孟伟电话。

    “刘老弟,准备好没有?”孟伟其实不大愿意带刘羽,这个私人聚会的规格是非常高的,有资格去的都是社会精英,年青一代的俊杰。

    官场新秀,包括衙内,商场杰出年轻富豪,娱乐圈俊杰,教育界年轻名人,医学界年轻名人等等,主办方蓬莱阁俱乐部,这个风山市最有名的名流俱乐部,据说有省里的关系,能被它邀请绝对是令人羡慕的莫大荣耀。

    孟伟作为衙内,自然有资格,但在整个风山市的年轻人物里,孟伟勉强排得上号,不算什么。他虽然放出话要带刘羽,但刘羽进去后表现不好,他也跟着丢面子——或者说,他未必带得进去刘羽。

    刘羽一阵尴尬:“孟伟啊,不好意思,我这会要参加一个别的会议,下午有事忙忘记,这回才想起给你打电话了。”

    孟伟巴不得刘羽拒绝了,索姓借驴下坡:“那怎么行?这不是我孟伟招呼人不周到吗?”

    “我这边推不开呀,是领导的要求。”刘羽苦笑的回答。

    孟伟故作为难:“既然这样,那你去吧,但是这个人情我一定要给你,改天请你吃饭行吧。”

    “那好说。”挂了电话,刘羽就开车直奔蓬莱阁了。

    蓬莱阁俱乐部坐落在市中心,楼层极高,据说是风山市最高楼。地面相当繁华,停在门口的车,豪车一大把,刘羽这辆十来万的车真不够看的。

    车是一种地位的象征,尤其是在这种天之骄子群集的场所,更是如此。

    刘羽才下车,一辆同时期停下车的高大年轻的男的便翻了翻白眼。

    刘羽也不在意,他从来没认为自己是什么天之骄子,他也就一平凡人。

    走到门口时,守在门外的迎宾小姐很客气的发话:“先生您好,请出示您的会员卡。”

    会员卡?刘羽恍然,就是那张紫色卡片吧。

    前面那位先给了卡,侧头看了迎宾小姐一眼,不咸不淡的丢了一句话:“你们的门槛越来越低,什么人都放进来!”

    刘羽瞟了这个高大年轻的人一眼,摇了摇头,真正有底蕴的人,会跟一个迎宾小姐计较?只有那些才爬上来没多久的人才干得出这么没品的事。

    不动声色的掏出那张紫卡,迎宾小姐下意识要去接,忽地脸色一变,低声惊呼了句:“帝尊卡?”

    那位快走远的高大年轻人忍不住回头,看到那张紫色的卡片,脸色骤变。

    蓬莱阁的卡片可是分种类的,白卡最普通,但非成功人士不能得,蓝卡等次更高,必须在风山有名望,也就是名流,然后就是尊贵的银卡,必须是风山赫赫有名的人,最后就是稀有的金卡,非名门旺户不可能拥有,整个风山市持有金卡的,不超过二十个。

    而此刻,号称“帝尊卡”的终极尊贵卡片,更不得了,风山市压根都没几个人见过,大家就是听说有这么个卡,也没见谁用过,只知道是身份极为尊贵的人才能持有。

    而今,居然被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年轻人捏着,能不叫人吃惊?

    “对不起先生,您稍等,我通知主管。”迎宾小姐失去了从容,慌忙拿起对讲机,通知里面的人。

    而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脸色一片红一片白,他仅仅是白卡而已,才拿到不到一个月,前脚讽刺别人不够资格,但一比较,人家确是最顶级的“帝尊”会员!这种卡片,连本地巨富政要都得不到,省里的政要还差不多。

    蓬莱阁的主管李昊真的是跑着过来的,一身西服都跑得凌乱,看到持卡的居然是这么个年轻人,很是吃了一惊,但能拿这种卡,绝对不是一般人,他也没有轻视的心思。不过,检查一下还是有必要的,每个紫卡都有会员信息,万一这人是捡来的卡,那就闹笑话了。

    “这位先生,能再次出示你的会员卡吗?”李昊异常客气的发话。

    刘羽一头雾水的把卡递了出去,貌似这个紫卡挺牛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