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围观的人并不多,五六个的样子,透过人群刘羽就能看到围在中间的情景。

    一个面貌清秀的十**岁的姑娘,蹲在地上,耐心的给一个穿着破烂的乞丐喂饭,这举动哪怕是放在大城市也足够稀奇的,何况是花罗这样的小破县城?不止围观的人,路过的人也各个投来好奇的目光,频频回头。

    刘羽没方便凑近,就在远处看,这一幕,他同样觉得新鲜,有爱心的人很多,施舍给乞丐吃的穿的,也不怎么少见。但是一个妙龄小姑娘,不嫌脏,不怕别人异样目光,淡定的蹲着身子给一个乞丐喂饭吃,就显得相当特别了。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副正能量的场景,刘羽却总觉得有些违和,难道是女孩过于爱心了,我不适应?刘羽摇摇头,觉得也许是自己多心了,迈着步子往面馆去,蓦地,刘羽擦肩而过时,忽然发现那围观的五六人里,有一个格外眼熟,正是几天前一起吃饭时,跟着正凯集团副总尹俊身边的古怪助手,周波!

    此时周波正端着自己的大单反,兴致勃勃的对这一幕拍照,不停的切换角度,抓拍各种镜头。看到这,刘羽眉毛皱起来了。

    倒不是因为不讨喜的周波突然闯进视野,而是,面对周波的拍照,那位给乞丐喂饭的女孩,神情自若,甚至配合着周波的角度调整细微动作,这真是一个正常的献爱心女孩该有的反应?

    带着狐疑,刘羽停住了脚步,默默看着这一幕。

    三分钟后。周波抓取到了足够的镜头。收起单反。笑着打了个响指,然后,令刘羽眼神微沉的一幕出现了。

    女孩放下筷子,把饭盒丢在老乞丐面前,露出与刚才恬淡笑容截然相反的厌恶表情,站起身拍拍手掌:“你自己吃吧!”丝毫不顾围观人的惊愕,女孩厌恶看老乞丐一眼,然后展颜一笑。小跑到周波跟前,凑着脑袋翻看单反里的相片。

    “周总,真能上报呀?”女孩抱着单反,满意的翻看着自己喂乞丐的照片。

    周波笑眯眯的揽住女孩的肩膀,拉着她边走边道:“我说过的话能假么?放心吧,这是总编私下交给我的任务,定制一篇社会爱心报道。”

    “呵呵,那也用不着上花罗这破地嘛。”女孩笑问道。

    周波耸耸肩:“在市里,怕对市里影响不好,乞丐对市容有影响。放县里就没关系了。”

    “也是,一个破县而已……报道上了。如果炒红了,周总的名气就打出来啦。”女孩挽着周波的胳膊,眉目传情。

    周总傲然道:“炒作得好,名气自然就出来了,看着吧,这新闻我有信心。”

    他们的声音不大,旁的人都没挺清楚,但刘羽耳力惊人,一字不落的全听清了。

    到这里,事情就再清楚不过,什么爱心女孩喂乞丐?这是一篇炮制的戏目,一个没有爱心的女孩,强忍着恶心喂乞丐,动机是完成一个社会爱心的报道。

    怪不得刘羽觉得有违和的感觉,原来,真是假的。

    刘羽瞬间有种恶心的感觉,哪怕这个女孩冷漠的不看乞丐,刘羽也不会有任何情绪,但对方却假借爱心之名,去完成一篇弘扬社会慈善和爱心的报道,实在令人无法不感到厌恶和反感。

    用欺骗的报道,去劝导别人向慈善与爱心靠齐,刘羽并非不能容忍,以结果为导向来看,这是有利于社会的好事,劝导大家都行好事,有什么不好?但,周波的动机,刘羽却无法容忍!

    周波的动机是炒作出名,是拿社会慈善和爱心来炒作。中国的慈善业,刘羽无力改变,但发生在他面前的炒作,他却有能力改变!

    收回目光,刘羽装作若无其事去面馆,路上给姜成打了个电话,无论从刘羽的个人感情,还是从花罗县形象出发,这周波都要收拾一下。

    放下电话,去面馆的时候,万龙已经等在那了。

    刘羽点了碗猪肝面,边吃边询问万龙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