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杨秋云连连颔首,将板栗销往多个渠道商,这一点不用说她也会去改变,虽说这是为国企办事,但她有考核指标呢,不达标的话,来年就要炒她滚蛋了。实际上,杨秋云还是另有心思的,其实,不止是她把农外贸做坏了会被烧鱿鱼,很有可能,他把农外贸做得太出色,一样要被炒鱿鱼,为什么?摘桃子的人来了。

    杨秋云这个体制外的家伙,目前没人对她蹲在农外贸有意见,那是因为现在的农外贸的确没几个意思,但等明年,或者后年,农外贸发展起来,坐着数钱的时候,就是杨秋云倒霉的时候。她识相一点,自动请辞算是体面的法子,不识相,赖着不走的话,没准要被人送进司法了,商场的残酷,从来不比官场好多少,何况,到时候杨秋云要面对的是体制中人。

    所以,杨秋云存了一个心思,要么农外贸她吊儿郎当,不上不下的搞起来,既不懈怠,也不努力,中规中矩,稳坐她的总经理,要么就是找到强力的靠山,好好干,到时候眼红的人想动她,则要问问靠山的意见。

    在杨秋云看来,花罗唯一能信任的靠山,只有刘羽了,在她所观察的农外贸相关的人员里,唯一不对此间利益有觊觎的,只有刘羽一人了,从项目启动到现在,刘羽都是在想着怎么办事,怎么把项目引导正途,事后,刘羽两手一撒,完全放权。因此,刘羽对这块的利益。是最缺乏觊觎之心的。

    而刘羽恰好是个办实事的人。杨秋云觉得。自己表现出相当的才干,这位办实事的县长,多半会替她着想,给她撑撑腰。

    这就是杨秋云的算盘,目前她会努力,把自己的人脉好好经营在花罗,证明自己的才干,那时才有对刘羽坦白心迹的筹码。现在,她一事无成,再把心窝子掏出来,刘羽也没理由当她的保护伞。

    就杨秋云的看法,多渠道发展板栗是有必要的,但发展花罗的其余的农产品,杨秋云有点不敢苟同了,不是她瞧不起花罗,实在是花罗这穷乡僻壤,农业技术全面落后的县区。她实在看不到任何一个具有闪光点的农产品。

    甚至在来之前,杨秋云对这个农外贸公司根本没报以希望。抱着着混几年走人的打算,即便现在打出了板栗这条路,但杨秋云非常明白,这是刘羽动用了自己神秘人脉的缘故。

    说句难听的,全国哪里没板栗?你花罗的难不成是镶了金的?比花罗板栗性价比更高的板栗,全国多了去,人家泰森为什么买你的?除了性价比,还有人情因素在里头,剔除刘羽的人情因素,花罗的板栗,估摸着以后还得烂树上。

    所以,要从花罗找到别的外销产品,杨秋云并不乐观。

    陶林佳笑得满面春风,他日子比较滋润了,有了项目,他这副县长对分管的农林畜牧机关单位,说话管用多了!

    搁在去年,全县财政赤字,各个单位缺钱,没几个钱是撒在农林畜牧的,下面的机关单位都嚷嚷着要钱,陶林佳没法变钱,批不下来,下面的人意见那是相当大。去年那会,他最怕的就是开会、出席活动,一旦下面的机关单位请他主持会议,出席某些活动,能推的,他一概全推了!为啥?去了是闹心!

    下面机关单位肠子里都是什么料,陶林佳清楚,去了就是要钱,没别的。所以,他推辞了很多会议和活动,出的面少了,下面的人就说了,陶县长不接地气,不与下级干部打成一片,所以,陶林佳安排的一些任务,到了下面往往很难执行,对此,陶林佳也很无奈。

    总算年轻的县长来了以后,境遇大为改观,上来就弄了个农外贸公司,专攻外销,并且板栗很成功的打了出去,下面那帮崽子嗅到了肉香,知道要有钱了,于是,慢慢开始听话了,办事顺心多了。

    “县长,农外贸这边,我们会用心,你放心。”陶林佳道。

    刘羽微微一点头,沉吟道:“陶县长,我问个事,我们县养殖业发展了什么个情况?别跟我说虚的,照直说。”

    陶林佳有些吃不消刘羽这露骨的一套,到嘴边的官腔不得不缩回去,尴尬的回想养殖业的情况:“专业养殖户的话,有,不多,全县有三个专业养猪户,鸡鸭养殖场一个,这四个养殖场,一年产值200多万,水产养殖的话,这个不太好说,大大小小的养殖塘,全县七八十个,但产值很难估算了。”

    “水产养殖,一般需要办理农业用地转非农业用地,靠近县区还好说,流程上正规一点,但到了乡镇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私自搞养殖的现象很泛滥,乡镇不配合,靠上面监督很难,而且,很多时候,乡镇还会帮着打掩护,水产养殖比单纯的耕地产值要高,下面乡镇这笔账算着清楚呢,所以,我们上边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水产养殖,我们很难统计出确切数字,再加上许多塘里养的鱼,不一定都走专门的农贸菜场,而是走地摊小贩,我们更无法从农贸那得知确切的水产养殖的产量了。”

    陶林佳说得是事实,水产养殖的确很难统计,在大城市尚且存在没有营业执照的大量地摊菜贩,何况是花罗?甚至一些城镇里,专业的农贸市场,被大量当地的地摊菜贩给挤垮了,全乡镇都是地摊卖菜,这不是什么稀奇事。而没有农贸管委会,就无法得到当日农贸市场销售情况,水产品的统计就无从谈起了。

    “但是高不到哪去,这几年,水产养殖的每年都在减少,赚不到钱了。”陶林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