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明天上架,求订阅支持)

    周明除了苦笑还能怎样?但除了苦笑,他对方心红多了一份鄙夷“哼!你方心红也是个烂了心的闷葫芦,难道你会不知道刘羽不好惹?有种你直接找他,把火气往我这里泄算什么?”

    “是,方局长,我会注意。”周明肯定的回答。

    “嗯,把事情处理好,别再闹出事,否则拿你是问!”方心红临末了,不忘狠狠敲周明一记——你小子,别以为蒋新国进了一步就忘了自己姓什么,我方心红还在!

    周明很有些恼火,本来是针对刘羽的,怎么最后突然给我敲了一记?蓦地,周明猛地意识到,方心红的电话未必就是为了刘羽,其实主要目的是敲打一番他周明,刘羽则是顺带提一下……毕竟,蒋新国的突兀崛起,在公安系统还是有不小的影响,方心红有必要彰显一下自己的存在。

    周明分外憋屈,却也无可奈何,人家是常务副局长,协管全局,他再有不满意也只能窝在肚子里。只是,周明眉宇间浮现一抹阴翳,一些以前还不是太凸出的矛盾,随着明年的换届,愈发明显了。

    方心红跟蒋新国不是太对路子,至少走的不是同一条线,以前各管一摊子还没什么,现在蒋新国进了一步,大概是打乱了方心红的安排。目前范东亮还在,方心红不会有大动作,但是范东亮走了,方心红上了会怎样呢?

    未来的公安系统格局,对于蒋新国一条线,明显是处于不利局面。

    相对于各方的表现,刘羽就淡定得多,一整天下来,除了喝喝茶,看看报纸,基本啥事也没干。反而是罗大宝和李乾坤在一边干着急,都什么时候了,头还这么沉得住气!

    “好了,回家吃饭!”坐了一天的刘羽伸了个懒腰,不成想屁股才坐起来,就有两个身着西装的中年人进来了。均是四十左右,一张脸如一坨铁冷冰冰,说出的话,也给人冷邦邦的感觉。

    “刘羽同志,我们是省纪检委专员,组织有些话要找你谈一谈。”

    这俩厮居然是省纪检委的!

    这来头,真够吓人!

    方小花当场便花容失色,一双小腿打颤,这个周末,队里的小董塞给了她一盒四百块钱的高端香水儿,以前的好姐妹小霞把自己用不了高档美肤品送她了,还有李乾坤的心腹,小林请她吃饭了,临走前硬塞给她五百块钱……

    省纪检委的名头一搬出来,方小花脑袋中就不由自主的冒出自己最近收的好处……明显省纪检委不是找方小花的,方小花却也吓成这般,可见纪检委在干部心中是何等威慑力?

    当罗大宝和李乾坤得到消息赶过来时,也是脸色发白,居然是省纪检委?市公安局内部的督察办,他们都异常忌惮,何况是越过了市,直接下来了省纪检委?

    罗大宝心沉到了谷底,果然还是高速公路惹的祸,可是招惹的对头是不是太大了?市交通局能把省纪检委请动?不可能吧!

    刘羽微微错愕,省纪检委的出现在他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当中。

    这年头,挡人财路无异于杀人父母,触动省领导的神经是必然,只是请动省纪检委,味道怎么有点不对味儿呢?

    刘羽跟着省纪检委的人直接到市纪检委大院,路上刘羽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以刘羽目前的阅历,足够品出这里面的不同寻常来。

    任何斗争,都是利益的产物。

    高速公路的利益之巨大,以至于高干动心伸手来捞,也足够高干动用一切能动用的手段捍卫这份利益,为之而斗争。

    但现状是,这份利益是伴随着见不得光的肮脏而存在,为捍卫这份利益,再如何斗争,都应该是藏在下面,比如捅阴刀子拿掉刘羽,比如严防死守,不让高速公路曝光之类。绝不应该是堂而皇之的摆在明面上,做给了外人看——这样一来,没捞着好处,但心里有数的旁人会怎么想?最上面的大领导会怎么想?你们偷吃就算了,我装作看不见,可你们倒好,明目张胆的搁在我面前,我就是想装看不见也不行!

    刘羽不相信省领导的脑子会残到这般程度,明显是自残行为。

    然而,让刘羽更加陷入沉思的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