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PS:终于上架了,求订阅支持!

    常秘书微微颔首,在台历上记下了这一事项,顿了顿,常梅芳嘀咕道:“本省的丑闻在隔壁省报道,刘羽也是出于无奈吧,以高速公路那帮人的能量,省乃至市的宣传部都应被做了工作,刘羽应该是提前思考到了……不过,要让隔壁省愿意报道,似乎不太简单吧?”

    齐建华眉头以非常微弱的弧度抖了抖,是的,齐建华此刻也在想这个问题,中南省报道中州省的丑闻,在某些角度上来说,中南省还是比较乐意这么干的——贬低他人抬高自己,这种手段在官场也是存在的,只不过在省与省之间,被淡化和扩大化,不容易直观的看出来。

    但人家乐意,未必就意味着会这么干,若没有相关利益,本省的报道就够忙活,没必要盯着旁省的丑闻不放——除非,有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而且来头必然不会太轻!

    这么一想,齐建华越发觉得掌控不住刘羽了,这让他不太舒服——从什么时候起,小家伙已经暗中结交了齐家以外的人?

    莫言青看到这份报道时,虽然依旧不动声色的喝着茶,伺候他多年的秘书周武德还是从莫市长微微下垂的眼皮,这一微弱的变化里读出了莫市长的心情——此刻的莫市长,很吃惊!

    “莫市长,似乎,不需要咱们出面。”周武德小心的试探道。

    莫言青放下茶杯,盯着茶杯底一撮舒展开的茶叶。沉默好半晌后才慢腾腾的发话:“面,咱们还是要出。既然盖子没有捂住,那么露出头的人就该倒霉了,我们站出来处理某些露出头的人,还是有必要……只是,人情没卖到。”

    周武德听后,犹豫一阵方始压低了声音:“据说,省纪检委和市纪检委同时找上了刘羽。”

    莫言青眉头挑了挑,嘴角勾了勾:“嗯。我知道了。”

    周武德站直了身子,露出一丝淡笑,看来又多了一个该倒霉的人。

    曾局长手里拎着这份报道时,吃惊之余渐渐镇定下来,尤其是跟省里的领导通过电话之后,更加镇定了。

    “居然捅到隔壁省了!”曾局长逐字逐句的再度看了一遍新闻,深深叹口气。语气里满满都是惋惜“这个刘羽,背后除了齐家,似乎还有人——可惜了,就这么曝了光。”

    卫成今早中规中矩的上班,来之后便是翻翻今天的报纸,没有发现“高速公路”四个字。他越发的安心:“看来是没事了,事态已经平息下来。”

    然而,这个时候,小唐却脸色凝重的拎着一份报纸来了。

    当看到这篇报道,卫成眼前一黑。脸色陡然苍白如同擦屁股的纸,失声呢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跑到中南省的晚报上?”

    小唐不动声色的退了出去,在看到这篇报道时,他也跟着心一揪,如此大的丑闻,作为直接上管单位,小唐知道,一旦追究起来,他们路管局少不了要挨子弹,只是卫局长能否挺过来,他实在没底!

    卫成失神了足足三秒钟,眼巴巴的望着《风首高速公路延期收费长达一年》的报道,在一阵心惊肉跳之后,随即又淡定下来,不屑的撇撇嘴“刘羽啊刘羽,就算你捅到了隔壁省,就以为能把我掰下来?你太天真了!”

    通常来讲,出了事,有干部受到处理是必然。但,必然二字是对没有背景的干部而言,有背景的,往往都有特权!卫成早已有了准备,他下面好几个副局长,把其中最不长眼的副局长推出去,那便问题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