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秦山瑶吃这一问,努力回忆起来,时间已经过去了足足五年,加上秦山瑶压根都不知道是段长江搞的鬼,没有太在意那一顿饭,所以印象非常非常模糊。只是听刘羽的意思,似乎是段长城身边的那个人害的他们,登时聚精会神起来。

    努力回忆了足足三秒钟,秦山瑶方始颓然道:“我记得段市长的身边是跟着三个人,但是三个人的样子都忘了……刘羽,你的意思是,他们三人中的一人害得我们?也是那个人害我丢掉双腿?”

    害你们一家的的确是这第三个人,但害你丢掉双腿的却是段长江,一系列的事情也是因他而起。

    刘羽微微颔首,知道的确有那么个人就行,他此行就是想对一对话,弄清楚胡睿临死前说的那个人是不是存在。听秦山瑶的回忆,当时段长城身边跟着的除了段长江和胡睿外,还有第三个人,而那枚定时炸.弹之所以异常巧合的在下井的人最多的时间点爆炸,很可能就是这个人做了手脚。

    段长江为了自己的兽欲,用小手段拿捏商人妥协着实可恨,但这个人却罔顾人命,为了往上爬,居然用人命来填!不管他当时有没有意识到会造成五十多人的死亡,但后果已经造成!这个人才是最该死的人!

    一边思索着,刘羽一边按着摩,十分钟后才抽回手。

    “你的腿搁置时间太久,大概需要个把月才能恢复,我有时间就来。”刘羽说着便站起身。

    秦山瑶小腿里火热火热的,可秦山瑶脑海中全是那份仇恨,裹住被子,拉住刘羽,逼视道:“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在背后搞的鬼?”

    刘羽眼睛微微一眯,沉声道:“你在跟我说话?”

    秦山瑶被刘羽这么一看,方始察觉到自己的态度,浑身一个哆嗦,赶紧撒了手:“对不起,对不起,我太心急了。”

    “事情办完会告诉你,现在安安心心修养。”刘羽头也不回,转身即走。以秦山瑶的姓子,刘羽还真怕提前告诉她,她会胡来,泄了密倒是事小,但引来别人的注意,有些事就不好办。

    接下来便是风平浪静,至少表面上看去是如此。

    高速公路的事无声无息告一段落,各方报刊热闹一阵后,便不了了之,没了下文,关注者也司空见惯,在义愤填膺之后麻木的将目光聚焦在另外的事件上——全国这么大,吸引人眼球的稀奇事从来不缺。

    而不太被人瞩目的公路坍塌事件在处理完卫成后,也尘埃落定,一同尘埃落定的还有问责小组。都已经公开对主要负责人卫成处理了,这问责小组便显得多余,主要责任都被定了,还问个什么责?

    最为郁闷的当属问责小组组长赵秉义吧,他只来得及啃掉卫成撒的十万雪花银,设计院和监理公司他还没来及下口,就这样草草收尾,比他想象中差得多得多。

    赵秉义不甘心,尝试着诈一诈那俩民营企业,多少捞点回来,不料人家也不傻,知道风向变了,一家撒了万八块钱就不肯丢了,算是意思意思。

    所以,赵秉义只能气势汹汹来,最终却草草收兵。

    而这一天,刘羽在琢磨天松县煤矿的事故时,意想不到的电话来了!

    “是交警三大队三中队刘羽刘队长么?我是市政斧办公室主任,周武德。”周武德如沐春风的声音说道。

    “周秘书,你好,有什么指示。”刘羽神色不变,心里却诧异,周秘书怎么找到他?

    “呵呵……”周武德居然还笑了笑“指示谈不上,我是通知你,今天下午来市长办公室,莫市长有重要话要问你。”

    刘羽微微蹙眉,他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大干部,大概就是范东亮了,还是在会议上远远瞅一眼,此刻居然突然被叫去跟大市长谈话,叫他很有些摸不着头脑。

    约见市长,真不是想的那么容易。

    拿大市长来说,他手下管着最起码上百个部门,就算每个部门的负责人约见一次,也要最少排半年的队。而且,约见时要将申请书递交到政斧办公室,经由秘书参详,市长定夺。所以,大市长身边的秘书,往往一年干下来,收到的类似各部门领导的条子就够铺满一本曰历了。

    像刘羽这样,不仅没有申请约见,反而异常突兀的被市长约见,错非特殊因由,官场上极其少见。

    “好,我明白。”刘羽沉声道。

    周武德微微错愕,顿了顿,很是善意的提醒:“刘队长,准备好向莫市长汇报的材料,不要有遗漏。”随即才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