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大队的王厚仁听了这个消息,心思活络了,纪检委把人叫去,那还有出来的份儿?这回周明都插不上话!但是王厚仁也不傻,杨康都参合不了,他何必现在急着跳脚,杨康不做声他就坚决不冒头了。

    不得不说,王厚仁这次的谨慎救了自己一次。

    赵德和张胜也听到消息,他们真心不看好刘羽,纪检委的名头是吹出来的?没有干部是不怕纪检委的,当然,现在不是表态的时候,他们这点涵养还是有的。

    再往上一个层次,杨康异常解恨,那个可恶的小队长总算被治了!进了纪检委就别想出来,就算出来,也别想再在官场上混了。

    相比之下,周明就淡定得多,除了第一时间将消息递上去,什么话都没多说。

    而蒋局长听完后,也仅仅是打了个电话,对这件事不置一词。

    此事的始作俑者,自然就是张局长了,不过他也没太在意,一个不听话的小中队长,要弄死他还不跟捏死蚂蚁差不多?正经是他注意到一件事,他分管的刑警支队下属的缉毒大队,居然报上来一件特大贩毒案,足足有六十三斤海.洛因,这让张局长眼前一亮!刑警在公安局内算是重要的一支队伍,他能分管这支队伍,很大意义上说明,他比蒋副局长更可能成为下一任市公安常务副局长,现在多一分功就多一分希望。

    比如这个特大贩毒案就能拿来做文章嘛,几年都没出现的大案,现在破获了,风山市的新闻媒体绝对会大肆渲染,公安局内部也会开一系列的会议,借着这股风,他完全可以再上一个层次,彻底压倒姓蒋的!

    张局长兴奋之余仔细看了下报告,这是以大口派出所为首、敬德和祁连为辅意外破获的,报到了他管辖的缉毒大队。张局长略微点了点头,忽地目光一下落在一个名字上,愣了一下。

    “交警三大队三中队长刘羽,率先发现并制服歹徒,大口派出所等从旁协助……”这是大口派出所整理出来的文件,为了不让人摘桃子,特意把刘羽点出来了,并点名了在本案中发挥的作用。

    也不能说曹子仁他们存了坏心,但这却着实捅了天大的篓子。

    “刘羽一个交警队员,去抓贩毒分子?”张局长先是错愕,随即摇头哂笑:“早知道这茬,就不用浪费人情请动纪检委了,越权执法,四个字就足够了,姓蒋的也保不住你。”

    然而,正在张局长哂笑时,杨康却声音低沉的打过来电话:“张局,刘羽从纪检委回来了!我问过那边,说他查不出问题,在位时间太短。”

    出乎杨康的意料,张局长并没有失望或者生气,而是平静道:“嗯,知道了,缉毒大队有个案件,你仔细看看。”

    杨康挂了电话之后,心思转动起来,领导特意提到“仔细”两个字,那就有深意了。杨康跟缉毒大队的自然熟,很容易看到了报告,他也被这个答案给震了一下,这功绩真不小啊!可惜跟他交警支队没半毛钱的关系,但是看着看着,他居然发现刘羽在里面!

    要不说,官场里的人别的本事没,使坏的本事却是一等一,几乎在瞬间,他就跟张局长想到一块了!越权执法!越权执法这东西,说严重不严重,内部处理,警告批评或者记点过,啥事都没。当然造成严重后果的除外;但说不严重,那也严重得很,停职免职弄得你没脾气,一句话,就看上面的人愿不愿意整你,愿意整你,你就是做了好事,一样把你撸死!

    以前就曾有这样一个案例,一个下班的交警陪妻子逛街,路上遇到劫匪,这位交警上去制服劫匪,劫匪拿刀反抗,结果一个不慎,劫匪扎破了自己的脾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按理说一个大街上的持刀劫匪,还是失手扎死了自己,这个交警就算没功也不该有过吧?但最后的结果真的是跌破了人的眼睛!

    他不仅要赔偿死者家属大笔抚恤金,还被开除公职,为什么?越权执法!你一个交警,谁让你管治安警的事?值得一提的是,法律明文规定,中国公民遇上紧急情况,可以不分警种向最近公安人员求助,被求助公安人员,不得拒绝!这么个结果,要说真有些可笑。

    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议论纷纷,但最后结果就是这样!很无奈,也很悲哀。

    刘羽的事雷同,对方是持枪的,万一你激怒毒贩,他们绑架人质怎么办?万一你打草惊蛇,把他们放跑了怎么办?万一他们恼羞成怒,开枪伤到民众怎么办?而且事实上,他们还真开枪了,虽然没造成破坏,性质却很恶劣!

    杨康胜券在握,揣摩到了领导的心意,就此事写了一份报告,强调越权执法的危害性,并建议对刘羽中队长处以免职的处分。

    这份文件第一个过手的自然是周明,周明没有什么表示,也没签字,直接递到了蒋局长的手上,蒋局长看了,也没说什么,把文件复印一份,传到了某处,同时附上了特大贩毒案的文件。

    刘羽不知道因为自己,已经酝酿出了一股特大风暴。他在众人惊掉下巴的目光中,大摇大摆回到了中队,一时间各方反应不一,庆幸的有,比如王厚仁,高兴的也有,比如李乾坤。

    经过纪检委这么一闹,都快晚上七八点了,而这时的风山市郊区,一辆红色跑车和一辆黑色大众停在路边,黑色大众车头撞裂,玻璃也碎了,有点严重,后面的红色跑车稍微好点,及时停下没有撞车。被撞的是一辆路虎,车头也出现损伤。

    万幸的,两方都没有出现人员的伤亡,但是事故的责任两方却争论不休。

    这其中一方,正是准备离开风山的吴家人,吴筠婷的弟弟吴浩然,事故的原因是他想超车,车轮子已经压到了马路中间的直行线,但是不巧的是,这辆路虎也准备超车!两车相对而行,各自车前都有一辆车挡着,都没注意到大车后面还有小车,大车错开之际,路虎先一步超车压过来,结果可想而知,直接撞上了突然出现的大众!

    开路虎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大学生模样,高高大大的,脾气也不小,下来之后二话不说劈头盖脸怒骂:“你麻痹的怎么开车?老子差点被你弄死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