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刘羽,你明天能来我家吃顿饭么?我妈想见你。”声音清丽,亦如她本人。

    “那个啥……是见丈母娘么?”刘羽讪笑一声。

    秦雨脸一红,嗔道:“就是吃顿饭,看看你……”顿了顿,秦雨才俏脸黯然:“好吧,其实是我大妈要给我介绍对象,明天就来我家相亲,你要还是忙就别来好了,我跟人相亲去。”语气里隐隐有几分埋怨。

    不怪秦雨不高兴,实在是这段时间刘羽太冷落她了,好几次约出来见面,刘羽都搪塞——她是不知道,刘羽就怕跟亲密的人见面,以免被刘白云盯上,胡睿的死就极其有力的佐证了刘羽的谨慎是何等明智。想一想吧,他也就对胡睿逢场作戏的客套两回,便被刘白云虐杀,若是当初跟秦雨再三见面,秦雨就危险了。

    刘羽清秀的眉毛一掀:“你大妈不知道你有男友?”

    “我说了……”秦雨听到“男友”两字,怨气消了不少,却苦着脸道:“我大妈人强势,又有本事,我妈对她几乎是言听计从,你的干部身份我也不敢说,怕给你惹麻烦。”

    “成吧,我会会你大妈。”刘羽目光闪动,抢我的女人,别说你是秦雨的大妈,就是亲妈也不行!

    放下电话,刘羽思忖片刻,几步走到柳青红的身前,望着这个沉默寡言,表情麻木的农村妇女,刘羽不是太明白,你一个没人帮衬的妇人家,怎么就敢打乡里官老爷的注意。

    “你叫柳青红是吧?”刘羽蹲下身平视问道。

    柳青红呆滞的眼神有一抹敬畏,支支吾吾的开口:“领导……再让我等会儿,就一会儿。”

    “你想等谁?”刘羽心里头不是滋味,怎么看都是一个苦哈哈的农村大姐。

    柳青红不敢看刘羽的眼睛,低着头嚅嚅回答:“我想见市长,村里人说市长能主持公道……”柳青红顿了顿,抬起头,一双分明畏惧却又强打镇定的眼睛望着刘羽,恳求道:“领导,你,你能让我见一见市长吗?见一次,一次就行,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给你们添麻烦了。”

    刘羽叹口气:“柳大姐,给你出主意的是村里的官儿吧?”

    柳青红忙不迭的点头:“恩恩,是村儿的老支书,他能说公道话,大伙儿都信他。”

    刘羽撇撇嘴,怕是你的公道老支书被乡里做了工作,才把你打发到市里来。大市长是这么好见的?几百个部门的一把手一年才见一回,你一个平头百姓,想见简直是天方夜谭!别说在这里蹲了半年,就是蹲十年,市长都未必会知道你这么个人的存在。

    不是市长看不见你,而是市长下面的人不会让你被市长看见……这年头,敢让领导眼睛不清净的下属不多了,仅仅比熊猫多那么一两只而已。

    “嗯……”刘羽沉吟道:“你男人死在井下,乡里怎么跟你说的?”

    可怜柳青红来市里这么久,头一回有能从政斧大院里出来的人肯听她说话,哪还有隐瞒的,竹筒倒豆子全说了。

    “是乡长找到我和村里的另外四家谈话的,答应一家给三十万,但先给二十八万,必须保证不许往外传是死在井下的,过个一两年才兑现那两万,谁敢乱说,不仅钱甭想要了,还要抓进牢里吃苦头。”柳青红过于激动,眼里眨眼就挤满了泪花子。

    “这么说,外界不知道你家男人是死在井下?”刘羽眼睛眯了眯。

    柳青红连忙点头:“我们五家都没敢说,人家问起来便说外出才出了意外。”

    刘羽吸了口气,声音缓和下来:“嗯,我知道了……市长你是见不到了,但想要回另外二十万块钱,还有别的法子。”

    柳青红脸庞浮现一抹激动,旋即又张张嘴道:“领导……我能不能多要二十万?”

    “啧!”刘羽眉头一挑,怎么就这么不知足呢?这二十万能不能要来,都不能确定呢,过去都五年了,乡政斧都换届,人家未必认这笔糊涂账。还想多要二十万,当乡政斧是开百善堂的?

    柳青红急忙捧出手心半大孩子的衣服:“领导,我,我的女娃病了,要用好多钱,当初男人为了治病,还欠了好心的煤老板一大笔钱,当初的二十来万,到如今加利息都不止三十万,我家娃子的病没法治了。”

    刘羽倒是意外,合着柳青红非要拿五十万,是为了还钱加治病?

    “病很严重?”刘羽试探的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