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按照当初开发商代表的意思,给出了两个方案,一个是一次姓补偿20来万,这里的地段靠近郊区,20来万真不算太低,尚算合理,可若换一个角度便未必合理了。住在棚户区的,有多少人有积蓄,能在城市重新买房子?尤其是许多人工作都固定在风山,想挪窝都不成。所以,这20万看起来很多,却未必人人都愿意。

    考虑到这一点,开发商又提出一个补偿方案,你们可以回购嘛!按照计划,房子盖好之后,一方6000,你们出让土地房屋,给你们一方2500的回购价,一百平的房子也才25万,而且是商品房,要建社区,环境改善,住的舒心,你们肯定是赚了嘛。25万,那真不多,找亲戚东拼西凑,用积蓄拼一拼,再或者有点路子的用房产抵押,找私人贷款,多数人还是能勉强够着的。

    可还是有部分人无力购买,亲戚借不到钱,积蓄早就拼干净了,至于私人贷款,贷是能贷,房产嘛,硬通货,但是贷得起还不起!以年利率两分的利息来算,贷款20万,一年就得还4万,对于住在棚户区的人而言,多少人能承担?

    秦雨家就是这么个例子,算是这栋楼的钉子户了,大多数都搬了,就她和少数两家还在谈。

    刘羽琢磨着,若是秦雨家受了刁难,他大可以讲讲理,可是听完,开发商也不算太黑,补偿方案还算合理,秦雨家呢,也有自己的苦楚。

    “王大彪是吧?回去跟你头说,这家就别来了,我刘羽,三中队的。”刘羽瞟了王大彪一眼,淡淡道。

    王大彪如蒙大赦,讪笑道:“一定一定!”说完便走。

    刘羽脸一沉:“就这么走了?门踢瘪了,算谁的,算我的?”

    王大彪脸一苦,苦哈哈的摸出钱包,细细数着,琢磨着该赔多少。不成想给刘羽一把捞过来,看也不看,一把拽出所有红票子,塞给一旁的秦雨,把只剩几张零钱的瘪瘪钱包丢了回去“就当吃个教训!”

    “是是是!”王大彪陪着笑,心如滴血的夹着钱包,脚不沾地的跑了。

    “奖励你一个!”秦雨笑眯眯的吧嗒亲了刘羽一口,嗔道:“早知道你能吓唬人,就该把你搬过来搁门口。”

    “嘿,我还能镇宅了?”刘羽逗乐了,思索的沉吟道:“秦阿姨,你要是舍不得这块地,打算回购,我可以想办法凑凑钱,要是打算另外找个地安身,我也可以想办法找套空房子。”

    秦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要说不心动那是假的,这大事她没啥主意,向赵飞燕投去目光。

    张飞燕都替她着急,这是大好事,有什么好犹豫的,笑呵呵道:“弟妹,刘队长一片好心,你就收着吧,以后都是一家人,分什么彼此?”

    秦母憨笑一声:“那就麻烦小刘了,在这住了十来年,都是认识的老人,有感情了,要是能回购的话,我想着还是住这吧。”秦母略略尝了点甜头,心里那点对刘羽的芥蒂也少了些。

    刘羽颔首道:“嗯,既然这样,我想办法找朋友借借钱——不过,房子盖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一两年还是要的,这段时间我给秦阿姨和小雨租个公寓之类的,暂时住着吧。”

    “弟妹,秦雨这孩子有福气啊,男朋友多晓事?”张飞燕一旁卖好道。

    秦母憨憨的笑道,她也察觉到嫂子对她的态度变化非常大,似乎都是因为小雨的男友,要说心里不高兴,那是假的,再看看秦雨乐呵呵的样子,心里挣扎一番也就默认了——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小雨要是高兴,什么都值了,由她吧。

    一屋子人聊了半晌,刘羽瞧瞧时间,快到五点半,便起身告辞,准备去建委堵一堵李金——阴了我的人,就想这么没事人似的,那是不可能!不当着你单位的人给你几个耳光子,别人还以为我刘羽好欺负!

    刘羽的姓子是沉淀不少,办事不再莽撞含糊,可对付一个李金,一个小人物,用得着花空心思算计?传出去还不够丢人的?

    张飞燕倒是隐隐有些看出刘羽的目的,善意提醒一句:“刘队长,反正咱也没受损失,要不就算了吧?”意思是,你在交警可能比较吃得开,但在人家建委,未必如此吧?人家手里可是好多刚才那样的半个道上的人呢,死磕不划来。

    秦雨也赶忙拉住刘羽的手:“刘羽,算啦,他们以后不敢再来,别再为我们添麻烦了,你们都是干部,抬头不见低头见,别太伤了和气。”

    刘羽含笑着摇头:“伤和气?他还没这份资格。”

    正说着呢,有人敲门了,而且来得人还挺意外。

    来的是俩人,一人四十出头,半光头,大腹便便,戴着厚厚的眼睛。

    另一人就让人意外,居然是李金!不过此时的李金,脸颊两侧都红肿红肿的,嘴巴边缘还残留着血丝,头发也凌乱一片。

    “霍处长!”张飞燕吃了一惊,这人赫然是李金的大舅,抗震处处长霍三福。

    刘羽眼睛眯了眯:“你就是霍处长?怎么,叫的人不够,想自己亲自上阵?”

    霍三福在含着笑:“你就是刘队长?你好你好,我是建委的霍三福。”这胖子异常客气的伸出手。

    刘羽蜻蜓点水握了握:“说吧,找上门什么事儿?”

    霍三福站在门口,很有些尴尬,这连门都不让进,可见刘羽心头那份怨气还在。霍三福也暗暗庆幸,多亏在楼下扇李金耳光子时没留手,不然单冲这份怨气,话题就展不开。

    “孩子不懂事,刘队长你高高手。”霍三福陪着笑说道,对刘羽能不赔笑么?建委主任都念叨过好几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