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没有!”小姑娘吓得手脚冰凉,给霍三福吼两通,吼得眼泪直打转。

    “霍处长,先等等。”刘羽摆摆手:“我来问吧。”

    “小姑娘,别紧张,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是谁给你们的酒,把他叫来。”刘羽宽慰一声,看得出来,这还是个涉世不深的小姑娘,若是撒谎多少还是看得出来。

    小姑娘感激的连连点头,脚丫子飞快的往外钻。

    不多久,一个剃着平头,西服鲜亮的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来了。

    “几位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毕竟是五星级酒店,服务员言行举止非常得体。

    霍三福余光瞅了眼阴沉的黄继连,沉声道:“你知不知道卖假酒是犯法的?”

    平头青年始终带着和煦的微笑:“先生,能让我鉴定一下吗?这是我的鉴酒师资格证,您过目。”平头青年不带丝毫火气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本本。

    鉴酒师资格证,那是相当难得,有天分的,入行五年,没天分的,十年二十年才拿到这个证都不足为奇。眼前这人才三十出头,是个有天分的人。

    黄继连心头那个火气啊,实则是丢了面子——前脚才放话,这是工商的事,咱们自己喝自己的,可下一秒呢,自个儿就中招了,居然喝了假酒!好好一顿饭,给一瓶酒毁了,纵然还想跟刘羽说些什么,也没这气氛,大好的机会平白给糟蹋。

    平头青年极有技巧的抿了一小口,装模作样品尝了足足十秒钟才放下杯子,含着笑道:“先生,我以鉴定师的名誉保证,这是正品真酒。”

    “你的意思是,我坑你们?”黄继连阴沉着脸道。

    平头青年依旧如沐春风:“先生,也许是喝酒的方法不当,您请再尝一尝。”

    黄继连气笑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沉声道:“方法有问题?我喝了二十年的酒,洋河M3也喝了不下十回,什么味我会不清楚?”

    “先生,我以名誉保证,是真酒。”平头青年完全不理会黄继连说的一套,风轻云淡重复道。

    刘羽很有些无语,酒的真假,真不是那么好判断的,除非拿去做化学鉴定,否则凭的全是个人主观。不过,从黄继连的表现来看,这酒是假酒的可能姓比较大,否则黄继连真没必要屈尊纡贵跟一个小人物计较,嫌不够丢人的。

    刘羽不大看得惯黄继连的做派,不过这个鉴酒师有恃无恐的睁眼说瞎话,却是更让刘羽厌恶。

    “行了,别争了,小姑娘,把你们经理喊来,卖假酒还有理了?”刘羽冲小姑娘努努嘴。

    小姑娘哦了声,跑去喊经理。

    平头青年望向刘羽,依旧一副风轻云淡:“这位先生,我以人格担保,是真酒,如果你们继续无理取闹,将不受我们明珠欢迎。”

    刘羽乐了,见过强词夺理的,就没见过你这么底气十足的。

    经理很快来了,四十左右,人显得格外精神,进门就带着微笑:“几位客人,请问发生什么事?”

    霍三福绷着面皮把事情诉说了一道。

    经理微微颔首后,含笑道:“这位是我们酒店聘请的鉴酒师,资格得到认证,既然客人执意认为是假酒,我个人愿意无偿重新换两瓶酒,怎么样?”意思是,酒不可能是假的,你们觉得假,我再换两瓶给你们行了吧?

    这位经理却是出乎意料的退了一大步,饶是那位鉴酒师也眼皮跳了跳,眼中有着疑惑。

    霍三福请示的目光投向黄继连,黄继连张张嘴,正待呵斥两句,却被刘羽插了一句“既然你们一致认为是真酒,行吧,赔付我们也不要了,你们一人喝三杯。”

    平头青年几乎想都不想:“抱歉先生,现在是上班期间,按规定,我们…..”

    话音还未落下,却给经理抬手打断,笑呵呵道:“看来只有这样才能让客人安心了。”

    平头青年望着酒瓶子,很是愣了一会方才咬咬牙,硬着脖子连喝三杯,与经理匆匆告辞。

    到了门外,经理走着走着,忽地眉宇间浮现戾气,反手一个巴掌甩在平头青年的脸上,怒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蠢事?”

    平头青年猛地挨了一耳光,有些懵,错愕道:“二叔,酒是假的,可是从齐老三手里进的,老熟人,不会喝死人……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卖假酒。”

    合着这位经理是他二叔,听了这番话又是一通怒火,一个巴掌又甩了过去:“蠢货!我说的不是酒,是你没长眼睛!这些人都是干部,你没看出来?”

    平头青年挨了两耳光,本来觉得还挺委屈的,听了这话一个哆嗦:“不是吧?干部会在二楼包厢?我就是瞅着他们在二楼包厢,估摸着不是什么干部,才开了假酒的。”

    “哼!二楼偶尔也会来干部,有什么奇怪的?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客气?他们当中,那两个年纪大的一看就是干部,三个年纪轻的,有两个不好说,但中间那个最年轻的男的,绝对也是个干部!”经理沉着脸道:“得罪富人,得罪道上的人,都没问题,但就是不要得罪干部!否则有的是你苦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