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找谁?”那边男人语气不太好,冷冷的。

    刘羽倒是愣住了,合着邱水这晚不回,是跟男人搅合了?不过这个男人态度有点问题,我打邱水的电话,不找她难道找你?

    “邱水呢,叫她接电话。”刘羽淡淡的发话,心里却没来由一紧,该不会是邱水遇上什么意外吧?手机被人偷了抢了还在其次,重要的是人,再怎么样邱水的姿色在那摆着……

    那边沉默了一阵,在刘羽以为对方快挂掉时,才发出沉闷的声音:“你是邱水的上司对吧?”

    刘羽松口气,是熟人,不是歹徒了,随口嗯了声道“她人呢?”

    对方却不答反道:“刘队长是吧,作为一个警察,作为一个上司,把女下属安排在自家屋里睡,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对方的声音明显在颤抖,不过却是气的。

    刘羽眨了眨眼,隐隐有些明白对方是谁了,冷笑着道:“总比卷走邱水的财物,让她身无分文,睡单位,喝凉水来得高尚,是不是啊?”

    那边语塞,却避而不答:“这是我跟我女友之间的事,轮不到你管,总之,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逼邱水跟你一起的,现在我回来了,她就要从你那里搬出去,希望你有自知之明,别阻拦,否则我找报社曝光你!”

    “行吧,邱水要是愿意,随时都可以搬出去,我没强迫她。”刘羽淡漠道“现在,叫邱水接电话。”

    “哼!你说话要不要脸?你没强迫她?以她的姓子会去你家睡?”那边显得更为激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当官儿的,各个以权压人,下属长得漂亮就千方百计逼迫妥协,想尽办法到手,你们就是社会的蛀虫,社会的败类!享受着我们纳税人的钱,不干事却压榨我们百姓的血汗钱!你们除了欺负我们小百姓,还能干什么?”

    刘羽砸吧砸吧嘴道:“被一个卷着女友钱财跑路的人骂不要脸,呵呵,我怎么就听得这么刺耳呢?难不成,你是想以身说法,告诉我这个世界上什么才叫做真正的颠倒黑白?什么叫做真正的无耻吗?”

    “我说了,我是有原因的,而且是我跟邱水的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多嘴!”那边很气愤,重申了一次:“我最后再警告……”

    刘羽出声打断:“对不起,没兴趣跟你多说话,我找的是邱水。”

    “你,你混蛋……”那边怒气冲冲的怒骂一声,随即话筒却被人抢走了,隐隐传来短暂的嘈杂争吵之后,才终于传来邱水略带一丝哭腔和愤怒的声音:“刘队,上洗手间去了,他说什么都别信,他就是一人渣!”

    “嗯,你没事就好,回来吧,都等你。”刘羽松口气,邱水没事就好,柔声道了句。

    邱水哭着鼻腔嗯了声,心里却是微微一暖。

    待回到家后,邱水立马洗把脸掩饰自己的面颊,可红肿的眼睛仍旧告诉别人,她是一路哭着回来的。

    “他没对你怎样吧?”刘羽关心了句。

    邱水摇摇头,鄙夷道:“他?除了大吼大叫,敢干什么,胆子比老鼠还小!”顿了顿,邱水瞅了刘羽一眼,小声嘀咕一句:“他以为我已经跟你那啥了,不甘心,想霸占我,我一说报警,他就缩了。”

    小雪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茫然道:“邱姐,那啥是什么?”

    “就是那个啥了……”邱水给问得脸搔红。

    小雪还待继续求解,却给刘羽来了一个爆栗:“不是小孩子该问的,等你长大就懂。”

    “噢~”小雪摸了摸脑瓜子,甩了甩脑后的两根马尾辫,扁嘴道:“不明白你们大人哪来那么多规矩,简简单单多好?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就行……”

    “然后呢?你那个男朋友还说了什么?”小雪很关心的问道。

    邱水狠狠道:“他就是一个无赖加人渣,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邱水放下碗筷,一双秀眉拧得跟个什么似的“我今天去找房子时,他突然就联系上我,要见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