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16章禽兽干的事情

    眼看着,路繁花就要逼得张红霞露出马脚,一道厉喝突然打断了他们:

    “够了!在胡闹什么?”

    路繁花抬头看去,只见打屋里头走出来一名年龄约四十上下的男人。

    男人身材干瘦,卷起的衣袖下却有着遒劲的肌肉,一看就是经常干活儿的,虽然瘦,却是精瘦。

    此人正是陈默的爹——陈富贵。

    他看着几人,板正的脸上透着几分不悦:

    “才刚回来就闹,没一个省心的。”

    说着,他往陈默的方向扫了一眼,又继续:

    “既然人回来了,那就安分点。红霞是你们的长辈,你们一个个的像什么样子?”

    路繁花皱了皱眉,这个陈富贵虽然看似刚直,甚至还有几分农村人的淳朴,但那一双眼睛却透着近乎冰冷的漠然。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刚刚他看陈默的那一眼,仿佛带着几分憎恶……

    这……是怎么一回事?

    就算是“有了后娘就有后爹”,可陈默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一个当爹的怎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的儿子?

    仿佛……看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仇人……

    路繁花被自己脑海里的这个认知给惊到了。

    难道……这其中另有什么隐情?

    也许,陈默根本就不是陈富贵的亲生儿子?而是陈母偷人生的私生子?

    她虽然不想这样去想一个已经过世的人,也不想这样玷污陈默,但……也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说得通一个做父亲的为什么会憎恶自己的儿子。

    但愿……是自己多心了吧。

    否则,她根本不敢想象,像陈默这样的人,如果知道了自己的母亲竟然偷人,而自己不过是个奸生子……他会受到怎样的打击。

    路繁花暗叹了口气,收回自己的思绪,主动接过话:

    “您就是咱爹吧?您也别生气,阿默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爱子心切,说话难免冲了点。

    “但是,他说的话也不无道理。爱国这么大点的孩子,被人打得满身是伤,谁看了都要忍不住心疼。您说,是不是?”

    陈富贵沉着脸,面色异常难看:

    “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

    “默子,这么多年,你娘对这个家怎么样,你难道不清楚吗?这个家里上上下下,哪一样事情不是她在操劳?

    “当初你突然说要收养爱国,虽然我们家日子本来就过的艰难,但我们反对过一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