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503章事发

    虽然很细微,但还是被路繁花察觉了。

    她原本自信坦荡,觉得陈默一定不会做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这会儿突然有些不确定了。

    路繁花收敛了表情,认真地看着陈默。

    她想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默的表情有几分不自然,倒也不见心虚。

    过了片刻,他才回答道: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告诉你。”

    说完,大概是担心她误会,他又感激补充了一句:

    “并不是故意瞒着你,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刻意提起。”

    路繁花始终没有任何表情,她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陈默看了她一眼,继续:

    “我最近这几年一直在资助一户人家,那人是我一个战友的遗孀。www.

    “战友去世时,嫂子腹中有了遗腹子。

    “她一个人带着一个幼儿,这么多年也一直守着没有再嫁,日子过的紧巴巴的。

    “所以我有时候会给他们寄一点钱过去,资助他们生活。”

    路繁花听了解释,神色稍缓,战友遗孀,又孤儿寡母的,照顾一下也是应该。

    而且,以陈默的性格,大概也不会到处去说自己帮了什么人,做什么什么好事。

    “那你这几日是去了嫂子家里?”

    她问。

    “嗯,报国这段时间生病了……报国就是战友的遗腹子。

    先前来家里的老哥是嫂子同村的,上一次你碰见那回,也是。

    “当时报国已经好了,只是不知道这么这几日病情又有些反复。

    “这两日一直在卫生站里,身上的脂粉,大概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粘上的吧。”

    陈默解释道。

    “原来如此……”路繁花了然,“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是说报国的病情。”

    “我回来的时候,人已经退烧了。”

    “那就好。

    你也是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怎么也不同我说一声?

    对了,要不要我去给报国看看?”

    “他没事,医生只说是感冒发烧。

    不过,带你去见见人也好,下次有机会我们一起去看看嫂子和报国。”

    “好。”

    谈话结束,路繁花也重新闭上了眼睛。

    但心里却对陈默的话存了几分怀疑。

    她倒是不怀疑他撒谎。

    只是,旁的……就不好了……

    毕竟,脂粉这种东西不是随便就能沾上的。

    更何况还是在领子那种地方……

    如果这是意外,那倒是还好,但若不是……

    路繁花心底闪过一抹冷意。

    翌日。

    一大早,路繁花起身开始准备早饭。

    一家三口吃完后,正想一起去山上锻炼,院门外就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路繁花一愣,前去开门。

    才刚一打开门就对上了路方氏那张焦急的脸。

    自从同原主娘家那边的关系缓和了之后,她与这位路母也能相处得很好了。

    如今见到她这样着急,不免问道:

    “阿娘,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繁花,快,快跟我回家一趟,你阿爹要不好了。”

    路方氏着急地道。

    之前不都恢复得好好的吗?

    怎么突然又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