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盛复珏一愣,做了检查,要如何?

    如果路繁花和路似锦,当真是他们盛家的孩子,自然是要认回去的。

    “若是……自然要接你们回家。莫非……你不愿意?”

    盛复珏不解地问。

    “说真的,对于认不认回家人这一点,我是真的不怎么在意。”

    要不然,她也不会在猜到自己可能并非路氏夫妇亲生的后,放任着什么都不做了。

    若不是念着路家对原主有养恩,便是路家,也是与她无关的。

    “但是,这件事情并非只涉及我一人。”

    还有路似锦。

    若只是她自己一个人,被盛家认回去也好,不认也罢,她都无所谓。

    但……路似锦呢?

    她能够感觉得出来,路似锦对路家有很深厚的感情。

    若是突然告诉他,阿娘不是阿娘,阿爹也不是阿爹,只怕他一时间难以接受。

    “我可以去跟你做检查,但是……如果结果出来……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和似锦好好谈谈。”

    “可以。”盛复珏答应下来。

    两人说定之后,一同下了山。

    家里。

    小爱国已经醒了。

    想到刚刚的事情,他还有些惊惧,但是情况却比陈默想的好很多。

    自从路繁花变了之后,小爱国也跟着开朗了许多、坚强了许多。

    若是以前,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肯定会更加害怕。

    现在虽然也怕,但却还是能够看到他眼里的坚强。

    等路繁花回来的时候,他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了几分笑意,跳下了床就想去迎接路繁花。

    但是被陈默一把按住了:

    “你先好好休息,等下叫你阿娘来看你。”

    小爱国虽然有点想立刻见到路繁花,但听了陈默的话之后,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陈默推着轮椅,出了房间,一眼就看到了并肩走进来的路繁花和盛复珏两人。

    他的视线不动声色地在两人之间来回看了一下。

    总觉得……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东西变了……

    感觉不同了。

    可具体要说什么变了,他也说不上来。

    陈默微蹙了下眉,随后将这个念头抛到了脑后:

    “怎么样,找到人了吗?”

    路繁花摇头:“没追到。”

    “那要不要叫人一起去找?”

    “算了,也不知道她躲在哪里,山这么大,得找到什么时候去?以后多注意就是了,而且……我给她吃了药,估计她也没有办法再继续害人了。”

    陈默听她主动提到那药的事情,微微一顿,想要问什么。

    但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

    两人好歹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路繁花又如何看不出陈默眼里的犹豫?

    她一笑,道:“好了,别担心了,那药要不了她的命。”

    只不过会生不如死罢了……

    路繁花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听她这样一说,陈默眼中的担心果然放松了不少。

    “今天事发突然,就暂时不用去给爷爷看病了,你休息两日,等改日我再过来接你。”

    盛复珏适时地说道。

    “好。”路繁花点头。

    盛老爷子的恢复情况不错,中间隔两日不去,也是无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