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路繁花护着自己的头部,一边闪避着,一边寻找机会逃跑。

    可她身体太过虚弱,刚刚那一刺已经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如今连站起来都做不到,硬生生挨了男人好几脚!筆趣庫

    路繁花微眯着眼睛,眸底一片骇人的杀气!

    她记下这一下又一下的疼痛和侮辱!

    深深地刻在脑子里!

    只要今日不死,他日必将数倍奉还!

    “路繁花!你怎么了?你开门啊……路繁花……”

    就在路繁花心中发狠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听到熟悉的稚嫩的嗓音,路繁花骤然从杀意中惊醒,心中一紧,急忙喊道:

    “爱国!你赶紧跑!去找你阿牛叔!”

    门外的小爱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刚刚去厨房给路繁花端吃的过来,才走到门口,却发现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从里面锁上了。

    里面更传来一阵男人的叫骂声。

    还有撞到什么东西的闷闷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小爱国整个人狠狠一颤,这种声音他太熟悉了,这是打人的声音!

    里面的男人在打路繁花!

    他再也忍不住,大声地叫了起来,却不想听到路繁花叫他走。

    走?

    走去哪儿?

    她现在怎么样了?

    他怎么能丢下她,自己一个人跑掉?

    他记得一阵捶门:

    “路繁花你没事吧?我来救你,我……”

    路繁花却是急得不行,大声道:

    “走!不要管我!听话,快去找你阿牛叔!”

    现在陈大为这个样子,显然是已经失去了理智。

    一个失去理智的人,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万一他担心自己今日的所作所为被爱国瞧见了说出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杀人灭口怎么办!?

    “快走!找人来救我!”

    她急急地喊道。

    只希望小爱国能够听话,明白她的意思,赶紧逃跑!

    路繁花的担心也果然不是多余的,逞凶中的陈大为听到小爱国的声音,动作一顿,发出一声怪异的冷笑:

    “好啊,那个小杂种竟然也来了!”

    小爱国没有听出他的声音。

    他却知道门外的人是谁。

    早在来之前,他就查探过了,今晚陈默不在,只有路繁花和爱国那个小杂种在。

    刚刚他就是看见爱国离开了,才摸进来的,现在肯定是爱国回来了!

    “正好,我两个一块儿收拾!”

    不管爱国发没发现人是他,都绝对不能让他把今天晚上的事情说出去!

    陈大为丢开路繁花,朝门口走去。

    “陈大为,你给我站住!你想做什么?”

    路繁花一把抓住陈大为的脚,想要阻止他,却被他轻易一脚踢开。

    她死死地瞪着他,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这具无能的身体!

    要不是这副身体如此脆弱无能,她今天又怎么会被陈大为这样的杂碎欺辱到这种地步!

    现在不但救不了自己,还极有可能连累到爱国!

    一想到爱国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她的心就像被人捅了刀子一般!

    眼看着陈大为就要接近门口,她几乎目呲欲裂!

    “爱国,快跑!”

    大声喊着,胸口一阵郁结,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