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2吨综合体质加成,随身携带大背包,不是第一次杀人,胆子也不缺,所以直接就上了。

    收起聪明豆,张景和山猿绕过两面陡峭斜坡,慢慢来到山沟西南入口外围。

    取出充电使用的信号屏闭器,鞋盒大小,影响附近一公里。

    开启,藏在路边石头后面。

    避开正在一边值守,一边抽烟聊天的守卫,张景从不远处翻墙进入山谷内部。

    这里有不少彩钢瓦、铝合金板材简易建筑,使用伪装面具后的张景,行走在这些建筑的背面阴暗处。

    结果尼马,刚走就七八步就踩到了屎。

    脚掌犹如受到一万点暴击、一万点侮辱,用两秒平息心情,继续往前走,这次抓到一个正在准备随地大小便的舌头。

    张景直奔主题问,“钱在哪?”

    “中间,”被刀子抵住下巴,受迫者不敢乱来,痛快交换,“最大的房子里,老板也在里面,钱也在。”

    收起巴掌长的黑色直刀,张景扭断受害人脖子,尸体轻轻留在原地。

    一路小心翼翼,沿着山体边缘,一排排房子后面,步行约400米,张景带着山猿来到山谷中间,找到最大的房子。

    金属可视看到,这里是制d车间,有不少人正在里面加班加点工作。

    钱不是金属,暂时没有看到。

    这种情况最好不要硬上,张景将两块可以遥控引爆的c4炸药交给山猿,让它把炸药放在刚才踩到屎的地方。

    等它回来,收进背包,按下引爆开关。

    爆炸发生同时,山谷里人群乱成一团,带着枪械,成群向爆炸方向冲过去。

    张景凭着本地人面孔和穿衣风格,离开暗处,从加工车间后门,进入明亮室内。

    和其他人一样看上去慌慌张张,同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寻找d资。

    找不到。

    故意落在后面,张景抓住一个落单的,看上去像很能打的人,伸手握住他的左手腕,用力一捏——碎。

    突然受到袭击,受害人本能反抗,挥出右手攻击。

    张景精准握住对方右手,同样一把捏碎,语气冰冷问,“钱在哪!”

    “就在你的左手边门后面,”受伤严重,受害人咬着后牙槽问,“你是谁!”

    一拳击碎受害人心脏,拖着尸体,张景推开左手边木门走进去。

    没有任何特殊,钱就在这里,约三四千万米元现金。

    尸体留原地,钱全部拿走,原地倾倒汽油点燃,凭着同样肤色,张景从容走制d车间前门离开。

    混在人群里,找机会拿走山谷入口的信号屏蔽器,彻底远遁。

    动作不停。

    张景接着去金刚找到的目标,它找的目标路离有点远。

    山里没路,人生地不熟,凌晨三点才走到地方。

    隔着三十来米,趴在一块石头旁边,使用望远镜静静观察,这叫张景差点没忍住把金刚拔毛吃肉。

    一条小溪旁边,两个火堆,七八顶破烂帐篷,两个带枪值夜守卫,这种情况基本没钱可图。

    金刚不知道惹爸爸生气,温柔地用喙轻轻摩擦爸爸脸颊。

    全身趴地上,张景收起望远镜,决定走近一点观察,或许金属可视能够看到什么。

    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往前挪,当所有帐篷都进入25米可视内,终于看到值得抢的好东西,约半磅一块的黄金,共40块。

    40磅黄金张景看不上。

    主要是考虑到眼前这群人不似好人,张景决定弄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