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天上飞十四小时,到纽约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张景和拉阿娅一起入境,过程顺利。

    张景关心问身高约1.7米的拉阿娅,“有没有人来接你?”

    “没有。”

    “跟我走?”

    拉阿娅点头。

    到接机口,张景看到来接自己,小麦色体形精瘦有腹肌的蝴蝶,不管她是否愿意,上前拥抱。

    “谢谢你来接我,”张景居间介绍,“这是拉阿娅。”

    蝴蝶对张景臭脸,对拉阿娅脸上有微笑,两人伸手握在一起。

    到停车场,三人坐进一辆虎牌防弹版本保姆车,20分钟后开到纽约长滩,也就是之前吸血妖鸟上岸的地方。

    来到位于海滩旁边的阿尔格利亚酒店。

    张景的房间提前已经开好,漂亮的拉阿娅到前台为自己单独开一个房间。

    没有发生香艳的事情。

    隔天早上十点,张景在酒店二楼一间会议室里,见到前纽约州长纳威逊,以及他的女婿绍尔·阿克曼。

    纳威逊是石油家族掌门,镇定坐着。

    绍尔·阿克曼是一家投资公司掌门人,此刻身体抖得像簸箕。

    温丽和李星也在。

    办公室里气氛有些凝固,还有些紧张。

    “张景,你在邮轮上被刺杀,芭比小姐在回农场路上被刺杀,你在安曼被刺杀,”纳威逊说话道,“这些皆由绍尔·阿克曼策划。”

    “我跟温丽女士已经商量过,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杀死绍尔·阿克曼,虎牌往五眼地区年销售量还是从3万辆增加到6万辆;

    二是绍尔·阿克曼不死,虎牌汽车往五眼地区年销售量从3万辆增加到20万辆,另外我会推动解除对伯兰西实验室的全部制裁。”

    张景明白,这次最好不死人,这不是弱,而是综合性的选择,也是温丽想看到的事情,心里想得通透,张景反问纳威逊,“你说的约定,如果前脚刚成立,后脚又毁约了呢?”

    “别怪我这么问,”张景补充道,“你们的信誉让人堪忧。”

    纳威逊无情道,“那个时候你们可以取走阿克曼的性命。”

    看向温丽,得到她的肯定,张景道,“我选第二种。”

    随着张景声音落下,绍尔·阿克曼全身脱力,双手耸搭坐着。

    交易达成,纳威逊带着助理起身离开会议室,垂头丧气的阿克曼跟着离开。

    没有外人,张景看向温丽猛夸,“老太太威武。”

    “不是我威武,”温丽大道化简介绍,“徐家是东方家族,也是中立家族,大多数情况下,爱好和平的纳威逊不会跟我们撕破脸。”

    张景试着问,“如果撕破脸呢?”

    “蚌鹬相争,渔翁得利。”

    张景懂了,搞半天还是屁股决定脑袋,最后问温丽,“老太太,您用的是什么护照?”

    “为出行方便,我的护照情况跟你差不出,香江、淡马锡、马其他。”

    马其他和塞浦路斯地理位置类似,都是地中海国家,只是面积更小。

    没其它事情,温丽先一步离开去肯尼迪国际机场,她这次过来,专门为了处理张景的事情,处理完成,自然不会留下来。

    张景转身在酒店五楼房间里找到拉阿娅,遗憾对方不愿意进鱼塘,“就此别过?”

    棕褐色头发漂亮的拉阿娅点头,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进鱼塘,何况还是陌生人的鱼塘,哪能说进就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