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张景居然对一匹病马感兴趣,这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张大哥,”丁佳琪力劝,“它一定没有价值,才会被送去屠宰场。”

    “对的对的,”屈小青跟着跳脚,“马场主不是傻子,一定没办法,才会处理掉。”

    “多少钱?”张景直接问马场员工。

    “先生,那是一匹伤病母马。”马尔科姆提醒。

    “正是因为如此,”张景表情悲天悯人,语气慈悲道,“我不忍心知道一个美丽生灵被送进屠宰场。”

    马尔科姆在马场工作很多年,遇到过有些人对马特别有感情,甚至不惜花费时间和金钱,把一匹没用马养到老死。

    但马场不能仁慈,因为要赚钱,要交税。

    心里,马尔科姆佩服、支持、喜欢张景这类爱心人士,于是伸手拦下货车,拨通老板电话。

    这时张景才看见,货车上是一匹枣红色骏马,看上去气色很差,像三天没浇水的蕃茄,蔫弱。

    简单几句后,马尔科姆挂掉电话,对张景道,“3000米元,100公里内送上门,低于这个价格不卖。”

    “张大哥,”丁佳琪再次阻止,“这可能是一场骗局,有一些商人利用人们同情心赚钱,这匹马真实价值不超过1000米元,只值肉钱。”

    事实被丁佳琪猜中,确定病马无药可医,马场主已经连续两天,每天都会顺着马场中间直道上来回拉两次,故意让客户看见,直到遇见张景这个‘傻’。

    张景拍拍丁佳琪小手,义正严词道:“我不能见死不救。”

    接着到办公区签订转让协议,移交出生证明,支付钱款。

    马匹直接送去30公里外的冠军马场,芭比和露丝正在那里等。

    看过奔跑如飞的赛马、仪态不凡的血统母马、精神百倍的小马,却买走一匹病马。

    丹顿马场没有更多惊喜,张景和丁佳琪离开。

    “张大哥,”丁佳琪坐副驾驶,不明白问,“我能知道原因吗?”

    “不忍心。”

    事情解释不清楚,张景只能把怪异行为归为好心。

    丁佳琪沉默。

    屈小青把张景所作所为看在眼里,也沉默。

    离开丹顿马场,三人来到隔壁圣佛马场,规模更大,张景希望在这里找到另外两匹好马。

    “我不喜欢这里。”丁佳琪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张景打量马场环境,内部主道两旁绿地青葱,鼻腔里充满泥土和青草芬芳,第一印象不差。

    偶尔有骑士从旁边经过,还有游客来来往往,原来这里今天举办亲子骑马活动,游客很多。

    张景安慰,“简单看一圈,我们很快离开。”

    丁佳琪轻轻嗯一声。

    “维持一个赛马场动转是不是很困难吗?”走在马场内部道路上,张景聊天问丁佳琪。

    “丹顿马场或许是的,这里应该轻松许多,马场主比较富有。”

    “你以前接触过圣佛马场?”张景问丁佳琪。

    “没有,”丁佳琪否认,“我第一次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