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李冶。”

    妹子身着灰色卫衣,灰色同款长裤,短发,身高约一米七,体型中等,脸上线条明朗,约25、26岁,还是一副中性打扮,辨识度很高。

    从魔都出发前,在花旗国领事馆门口认识她和康熙。

    “咦,”李冶手里拿着牛排,回头看向张景,反应两秒道:“张景,怎么会这么巧。”

    “是很巧,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你住在哪儿?”

    换个成西方人,见面问人家家住那,还以为是上门寻仇。

    张景没有这种顾虑,“白鱼小镇,离这里还有四十多公里。”

    “我去过那边,有很多农场式酒庄。”

    “是的,你呢?”

    “我住拳馆,就在附近。”

    “你是拳击教练?”张景诧异问。

    “不是,我是职业自由搏击手,出国是为训练。”

    “哇~”

    张景眼睛明亮,他本打算买些器材自己练力气,没想到遇到专家。

    心里想法丰富,张景为李冶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丁佳琪,这是屈小青。”

    “你居然有两个女朋友!”李冶表情惊讶。

    李冶把张景整不会了,也把丁佳琪吓一跳,屈小青也是一脸懵。

    理解能力有问题吗?

    “丁佳琪是女朋友,”张景重新介绍,“屈小青是普通朋友。”

    “原来是这样,”李冶向丁佳琪伸出手,“不好意思,我理解错了。”

    丁佳琪摇头表示没关系,不着痕迹瞄一眼男朋友,心有灵犀,对李冶邀请道:“如果你是一个人,来玫瑰红酒庄,跟我们一起过圣诞节吧。”

    李冶歪头思考,“我在华人群里好像看到过玫瑰红酒庄新闻?”

    “原酒庄主人,还有他的情人,私生子,一家三口和狗被吊死在酒庄里,后来房子被银行收走,被张大哥买下来。”丁佳琪提醒。

    “是的,”李冶心动,“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不会,我们有十多个人。”

    一拍即合。

    买齐礼物和食物,包括跑地火鸡和义乌产假冬青树,塞满皮卡车后车箱,四个人,一个辆车,返回白鱼小镇。

    刚回酒庄,芭比从七十公里外的埃弗里特传来好消息,249万成功买下那块700平方土地。

    芭比暂时还不能回来,圣诞节衙门放假一天半,她想赶在放假前,完成过户和交税,把交易坐实。

    喜事连连,张景心情美丽,走路带风,亲自参与,和众人一起布置圣诞树,为明天圣诞节做准备。

    入乡随俗,正好借这次机会和大家拉近感情。

    员工工作,要么有钱,要么有前途,要么有工作氛围。

    张景钱给的少,前途好像也看不到,只能在感情上多下功夫。

    傍晚,芭比兴奋小跑进马棚,还没进门她就闻到鼠尾草、洋葱、柠檬填流的火鸡浓郁香味从里面飘出来。

    接着传来她三岁儿子和四岁狄琳的纯真笑声。

    原来两个小孩正在装饰有漂亮灯带、星星、亮片的圣诞树下躲猫猫。

    海法、凯蒂、费莱、杰米和大家正在准备食物。

    还有她的老板,张景正在火炉前,往炉子里添柴,一个陌生女人用铲子缓缓搅动锅内食物。

    “BOSS,”一身高档职业装,气质拉满,芭比心情激动,把一张A4纸递到张景面前,“成了!”

    接过盖有公章的产权证明,张景嘴角缓缓咧开变大。

    万事开头难,有这份产权证明,事情已经成功一半,“干的不错,休息一会,等会吃饭。”

    芭比应是,转身上前左手抱她儿子,右手抱狄琳,脸上充满母性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