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就在张景挥舞着钞票折服老戴金时,西疆正值凌晨。

    大半夜,徐泽洪披着外套,坐在办公桌前,研究张景之前发送过来的佛像图片。

    世上佛像千千万,这一具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同,唯有四句佛经,可能有线索。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毕竟是副教授,一把年纪认识朋友多,其中包括知识渊博的佛学家。

    把相片转发过去,希望有一些线索。

    然后又请书法家,签定笔迹。

    这个过程很慢,大约十小时后,西雅图午夜,张景半夜接到徐泽洪电话。

    “鉴定费三千RMB,”徐泽洪在电话里吐槽道,“我先后请四个朋友,才确定它的身份。”

    “没问题。”

    张景呵呵,他现在什么都不多,就是钱多,爽快答应。

    “莲花底座那四句佛经是武则天为《华严经》写的开经偈。”

    “开径偈是什么?”张景不懂。

    “类似‘引子’,这里面有一个典故。”

    “不会是传说吧?”

    “不是传说,”徐泽洪正经道,“我跟你说的,都有古籍佐证。”

    “您说,什么典故。”

    “武则天精通佛理,尤其对《华严经》特别喜爱,总觉得当时翻译的《华严经》不完整;于是专门派特使去古印地求经,并且迎请实叉难陀法师到唐朝来翻译《华严经》;

    翻译好后,武则天初次阅读《华严经》时,便有所感悟,于是给这部大经题写一首流传至今的开经偈。”

    张景哈哈大笑,根本不信:“你不会想说,这尊佛像是武则天拜过的吧?”

    “武则天有不少手抄佛经字籍留下来,”徐泽洪态度很严谨,语气很严肃,“我请两位书法大家鉴定过,那四句开经偈,字迹确定百分百出自女帝之笔。”

    张景惊呆。

    “张景,”徐泽洪声音变的悲天悯人,“那是国宝,捐掉吧。”

    “有没有可能是假的?”张景答非所问,“它怎么会在泰国人手里?”

    “武则天时期唐朝国力鼎盛,在南方设有安南节度使,流落到泰国不奇怪。”

    “它值多少钱?”张景关心问。

    “国宝无法用金钱衡量,”徐泽洪情真意切。

    张景呵呵,老徐一把年纪,老婆天天吃着昂贵进口药,情怀还挺重。

    某人则根本不考虑,直接挂掉电话,给徐泽洪转过去2700RMB鉴定费,大半夜睡不着,拿出佛像仔细打量。

    1300多年前,武则天半夜是不是也曾如此打量这尊佛像?

    不管如何,不管未来多么缺钱,张景不会把它卖掉,机会成熟,到时弄个私人博物馆,门票每人收十块RMB不过分吧?

    咔嚓~

    草杆被踩断声音,张景把像佛收进银密空间,手里出现一支M1911手枪。

    重量轻,射速快,威力不俗。

    接着一个黑影出现在马厩门口,看不太清,却能确定是屈小青。

    心里松口气,张景悄无声息收起手枪,关心问:“佳琪回来了吗?”

    “没有,她不能你接受得过那种病的事实。”黑影站在门口回答。

    “那你来干嘛?”张景言语不客气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