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周缦妙吓的瑟瑟发抖,躲到张景身后。

    片刻后,船长迈克.沃特带着大副过来,开口质问:“你们为什么打晕我的船员?”

    “迈克.沃特船长,”张景愤怒。

    “你的船员打算强jian我朋友,我没想到,你们工作不行,人品也不行,这事不算完,我会一直起诉,直到这个人受到应有惩罚!”

    迈克.沃特盯看着张景,目光不善。

    没有原因,心底有肤色歧视,打从最开始就对张景不爽,警告道,“你最好不要那么做,否则你们会一直活在恐惧中。”

    “他逃不掉法律制裁!”张景心里憋着气,根本不会退。

    “你们只有四个人,还有一个是坡子,”迈克.沃特阴测测威胁,“海上风高浪急,失踪几个人很正常,失踪前,你的两个女性朋友会被好好招待。”

    周缦妙抓着张景手臂,张景可以清晰感受到她在颤抖。

    梁婕淑也害怕,船上有足够多时间毁灭一切。

    张景不受威胁,右手往身后做一个假动作,再次抬起手里出现左轮手枪,保险是打开的,在迈克.沃特惊恐目光中,果断连开三枪。

    第一枪直接击毙船长迈克.沃特,子弹穿过心脏,留下一个拳头大洞。

    第二枪射偏,击中大副肩膀,手臂齐肩而断,第三枪击毙大副。

    后悔吗?

    绝对不后悔!

    害怕吗?

    怕个锤子,不是第一次杀人。

    感谢一直小心,张景拿出随身携带寻音笔,它正在工作,关掉收进秘银空间。

    重新取出一支,开启,装进裤袋里。

    张景一套行云流水动作过后,梁婕淑和周缦妙才从震惊中走出来。

    “张大哥,你刚才有录音是吗?”周缦妙吃惊不小问。

    张景点头。

    梁婕淑激动到哭,这样至少可以证明他们属于自卫反击,大概率不会坐牢。

    狄龙刚才在船上餐厅吃饭,回来时最坏情况已经发生。

    船员们面对船长和大副被击杀,个个不敢相信表情。

    因为发生意外事情,打捞船半天后在离距最近莱顿岛靠岸。

    莱顿岛是佛罗里达最南部细长岛链中的一座,刚上岸,张景就被警察锁上手铐。

    这次比较倒霉,在警局里吃五天公粮,第六天早上九点才被沈明明保释出来。

    代价是五十万米元保释金。

    “怎么这么久?”

    “法官是名白左,”沈明明解释,“这次只能寄希望陪审团,万幸你有录音。”

    “什么时候开庭?”

    “十天后。”

    “谢谢。”

    “不客气,我回去准备开庭答辩。”

    送走沈明明,张景看向梁婕淑和周缦妙,“没事了,你们回西雅图吧。”

    周缦妙小脸绯红,微微垂首,小手绞在一起,“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你在哪,我就在哪。”

    ‘睡一觉算什么我的女人,根本是你自找的。’

    心里这样想,张景没有说出口,毕竟在船上,周缦妙很认真帮忙看海底视频,希望可以帮到忙,很用心,很卑微。

    张景看向梁婕淑,“你呢?”

    “我暂时没事,”梁婕淑依然不敢直视某人眼睛,“留下来陪缦妙。”

    女神看起来很会害羞,张景心里猜测,自己身体上的血枷,大概率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