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肯定又是家里那个娘们。”

    七八分醉的朱国庆,拿出公文包内的电话,苦笑了下。

    他老婆绝对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媳妇。

    孝敬公婆,抚养儿子照顾朱国庆,那都是有一说一的标准。

    唯一不足的就是,那娘们比朱国庆,还要更关心他的仕途。

    自从方临瑜调到青山,朱国庆的地位江河日下后,他老婆就开始焦虑烦躁。

    并神预言他早晚都会被边缘化,得做出充足的应对准备。

    比方对以前和现在都对他不感冒的新老大,奴颜婢膝;或者求爷爷,告奶奶的调出金陵地区去别处发展;最好呢,能调出供电系统,去地方上大展拳脚啥的。

    对老婆说的这些,朱国庆比她还要明白。

    但有啥子用处呢!?

    朱国庆除了能力不错之外,唯一的靠背景就是方临瑜。

    方临瑜远走他乡之后,朱国庆就成了没人管的孤儿。

    休说他实在看不惯新老大了,就算他对新老大奴颜婢膝,人家会尿他吗?

    “其实平平淡淡才是真。起码,我就算成了边缘人,也比绝大多数普通百姓,强了不止一点半点的。”

    朱国庆嘴里喃喃着,接通放在可耳边。

    醉醺醺的说:“我没事!我就是心里不痛快,自己在外面喝点酒。老婆,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并不是每一个领导,都像欣赏我的方局那样,能重用我,给予我施展才能的平台,当我勇往首前的靠山。我决定了!不就是在局里当一个边缘人吗?我宁可饿死,我也不会向某人奴颜婢膝。至于外调,呵呵,老婆,咱没有关系啊。”

    他絮絮叨叨了老半天。

    给他打电话的人,始终静静地听着,没有打断他。

    终于——

    朱国庆忽然闭嘴!

    因为他看到了,拿着一件外套的老婆,就静静站在他面前,满脸心疼的样子,俯视着他。

    那么问题来了。

    “是谁在给我打电话?我和人说了这么多话,合适吗?”

    朱国庆终于意识到这个严峻的问题,酒劲迅速减少,张嘴刚要客气的询问,电话那边的人是何方神圣。

    电话那边——

    传来了一个很熟悉的女声:“朱国庆。如果我告诉你,我想让你调离金陵供电,来天东青山盘龙县,任职组织部长。再一次和我搭班子,并肩战斗的话。你,舍不舍得离开金陵?”

    朱国庆——

    呆呆的看着妻子,举着电话傻楞了半晌,才哑声:“方,方局。您,您还没有忘记我。”

    忽然间。

    朱国庆就猛地泪流满面,低头趴在膝盖上,就像个孩子那样的泣不成声。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瓶子里的酒,终于被倒光了最后一滴。

    痛饮过后!

    醉了——

    刘波醉了,崔五姑醉了,孙祥也醉了。

    阿姨在今晚的状态,也格外的好,不用人劝说就自己灌。

    不过这娘们的酒量,还是相当可以的。

    估计喝了得一斤冒头,却也只是七八分醉的样子。

    眼眸更亮,脸蛋更红,笑容更迷人。

    看的听听暗中首撇嘴。

    幸亏在来之前,楼晓雅就己经在这边订好的了房间。

    萧大勇把刘波搀扶走了,孙祥两口子相互搀扶,跌跌撞撞。

    前妻雅也因今晚不回市区,小饮了几杯,脸儿红扑扑的撤了。

    梅花厅内只余下三人。

    苑婉芝也拿开酒杯,开始和崔向东谈正事。

    就是说她明天会亲自和某行长,洽谈为市妇联贷款两千万的事情。

    市妇联那个破摊子,打包十八次都不值两千万的。

    毕竟地皮在这个年头,可不是后世的寸土寸金。

    不过青山市长亲自出马,这事就另当别论了。

    “没意思。”

    最爱听墙根,次爱听八卦的听听,低头打了个哈欠,准备去外面院子里溜达溜达时,胳膊肘碰掉了桌子上的筷子。

    她弯腰去捡——

    就看到一只黑丝秀足,正在大狗贼的脚上,灵活的做妖。